第765章 蛋疼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765章 蛋疼

用千钧一发来形容那个时候也不为过,顶多就是给人一秒钟的反应时间。 等到苏瑾和卫梓涵反应过来之后,三个人早就飞到空中了。 这个时候,还必须要靠李天。 虽然他们是在过山车头部的座位上面,但是就在过山车飞起来的那零点一秒种,李天的大脑进行了几十次的运算,果断的选择松开腿。 是的,不松开,就得被过山车给带飞起来。 这一刻,李天在赌,赌自己等会能够抓住一个东西。 玩过过山车或者看过的都应知道,过山车的轨道,是有东西支撑的,就是一根很长,很直的圆筒。 尤其是顶点和最低点的位置,如果没有支撑,不可能那么坚固。 李天要做的就是,在三个人下降的时候,用双腿抓住那根半米粗的柱子。 似乎很容易?因为柱子就在李天旁边,松开腿之后,就能立刻夹住。 可是别忘了,还有一个下降的速度呢,那么快的速度,谁能抓住? 或许对李天来说并不困难,但是不要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柱子表面是光滑的。 没有太大的摩擦力,三个人下降的力量,最大的可能就是直接从柱子上滑落下来。 果然,和李天预料的一样,他极强的反应速度,让他再松开腿之后,立刻就抓住了那根大柱子,可是柱子表面是刷油漆了的,特别的光滑。 三个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开始下滑。 卫梓涵和苏瑾,两个人的表情完全麻木了,这可能是她们这辈子最惊险,最不可思议的一次经历了。 “啊……” 李天忍不住低吼一声,三个人下降的速度太快了,即使他在用力的夹紧柱子,可是速度似乎没有明显的减小。 要是速度降低不下来,三个人这样摔下去,恐怕距离死也没多远了。 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 突然间,李天整个表情一扭曲…… 因为胯下夹的太紧,刚刚柱子外面有一点凸起的位置,直接……在他的某个部位划过…… 疼的李天整个表情都扭曲了。 这辈子,就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可是依旧夹紧了双腿,目的就是加大摩擦力,再疼也得坚持啊。 下降了足足有三十多米之后,李天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那就是在这个柱子的中间,分出来了另外一个支撑点,也就是说,如果李天不利用好这个支撑点,那么他肯定会直接掉下去,这个支撑点会让他的身体跟柱子分开。 就跟一根树枝,中间突然分差了,还能抱着主干滑下去吗?不可能的。 只要……自己等会用双腿紧紧的缠住那根枝干,那么自己的身体就能够停下来了。 因为枝干很细,还是斜着的,抓住之后,三个人就能彻底稳定下来,只要能稳定住,那么就不会有危险了,休息一会,可以慢慢往下爬。 嗯,必须要抓住,即使这个时候下降的速度有点大。 因为重力加速度的原因,三个人目前爆发出来的力量,差不多超过一千五百磅了,那一瞬间,李天的双腿,必须要承受一千五百磅的力量,对李天来说,是一个考验。 承受没问题,就是怕双腿被巨大的力量冲击,没法缠在那个枝干上面的。 一旦没抓住,三个人依旧是没戏。 这短短的几十秒,李天做出了人生中三次最重要的决定。 三次,任何一次的意外,他都承担不起来。 因为每一次,都关系到自己的生命,关系到苏瑾和卫梓涵的生命。 …… 就在这一刻! 李天看见自己距离那边不到五米了,立刻开始调整自己的身体和状态。 他的一双腿,完全麻木了,可是还是要坚持住。 松开腿…… 李天三人的身体,偏离了柱子,目的就是避免碰撞到枝干上。 枝干再细,也是钢铁做的,卫梓涵和苏瑾一旦碰上去,恐怕整个人都得被撞死。 一路上,李天都把两个人保护的很好,避免在空中撞到什么东西,那样的话,就跟迎面撞上一辆卡车没什么区别。 等到三个人下降到枝干下面之后,李天立刻伸出腿,然后缠绕在了那个枝干上面。 这种高难度,要是拿到奥运会上,绝对是满分表演。 “咔嚓……” 一千五百磅的力量,李天的双腿,几乎承受不住。 这一刻,李天紧咬牙关,双腿绝对不能分开,一分开,三个人都得死! 面对死亡的时候,普通人都能爆发出极大的潜力,更别说李天了。 即使双腿传来巨大的痛苦,李天还是硬生生的给缠住了,就好像双腿本来就是连接在一起的一般。 全身大汉,汗水甚至都滴落到了苏瑾和卫梓涵的脸上。 三个人的速度,停了下来,彻底悬挂在了半空中,此时距离地面,还有五十米。 十层楼的高度,看起来依旧很恐怖,但是比刚才,三个人都心安了不少。 “梓涵,我慢慢移动你,和你你苏姐姐一样,抓住我的另外一只手,一定要抓住了,知道么?我必须要腾出一只手,才能把你们拉上来。” 三个人,都必须得上来才行,否则李天支撑不了多久。 这根枝干,是斜着往下的,只要爬上来,就能顺着这根枝干,慢慢往下爬。 “嗯……好……好……” 卫梓涵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这几十秒的时间,她的心跳就没有低于一百六过。 因为卫梓涵恰好是被李天的右手抓着,所以只能这样,不然李天就会选择苏瑾抓了。 自己抓,不管怎么样,两个人都不会掉,但是卫梓涵万一力度不够,突然间松开手了怎么办? 李天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记住,抓紧了啊!千万不能松手,知道吗?” 李天不放心,再次叮嘱了一句。 “嗯。” 深知这件事的严重性,卫梓涵也是咬紧牙关。 很快,两个人就搂住了李天的一个手臂,而李天用腾出的一只手臂,慢慢扭动身体,一把抓住了枝干。 两分钟之后,三个人平稳的坐在了这个斜着的柱子上面,而李天,却双手捂着腹部。 “你怎么了?” “姐夫,你没事吧?” 两个人都关心的问了一句。 “我……我蛋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