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暴戾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612章 暴戾

那一刻,唐婉的内心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尤其是当朱雀把一切都告诉她之后。 她终于知道,唐昕为什么突然间说要离开了,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原本要和她一起走的唐昕为什么会突然间改变主意了。 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父母做的好事! 为什么?自己明明已经在外面拼命的救他们了啊,为什么他们还不惜出卖自己的女儿! 父母,不应该都是孩子的翅膀吗?父母,不应该都是孩子温暖的港湾吗? 为什么自己的父母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她们伤害自己一次次还不够,还要把自己的妹妹给害到这种地步。 唐昕快要死了吧?临死之前还要承受着巨大的折磨。 而自己这个姐姐呢?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哀嚎的父母,唐婉从未有过如此的决绝。 心,彻底冷如死灰。 所有的一切,都慢慢消失在了她的脑海里面。 甚至自己父母的面容,也逐渐消失掉,在她的大脑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留下来。 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起来,眼神中只是充满了迷茫。 耳边的哀嚎声逐渐变得微弱起来。 自己要怎么办?唐昕可是自己妹妹啊,自己要怎么办? 唐婉把一切的责任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原本就虚弱的身体,走一步都差点摔倒。 只能踉跄的回到车上,她突然间发现,自己身边早已经没有了一个人。 她就是不放心自己父母,才把让文雯在医院里面等自己,然后自己偷偷开车跑了回来。 结果……就看见了这一幕,知道了一个让她无法接受的现实,她现在,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的父母了。 死吧,都去死吧! 突然间唐婉的情绪变得暴躁起来,这个世界为什么对她那么残忍,结婚一年就失去了老公,辛苦五年,本以为事情会有好转的,可是没想到更加变本加厉起来。 满满的恶意,彻底降唐婉击垮,即使刚刚死里逃生恢复了一点自信。 就在唐婉刚刚上车的时候,突然间李天从别墅里面再次走了出来。 当路过朱雀身边的时候,朱雀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在鸿景大厦的地下室里面。” 李天连停顿都没有停顿,只是看了朱雀一眼,然后大步跑到了唐婉身边。 刚刚准备坐下的唐婉,直接被李天一把给拉起来。 “坐后面去!” 李天上车,看见唐婉已经坐在了后座上面之后,直接猛踩了油门,车子窜了出去。 …… 李天要去做什么?唐婉这一刻根本就想不到,因为她整个大脑已经模糊了。 一直到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一个地下车库里面的时候,唐婉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一样。 在车库里面,有两个电梯,其中一个是往上走的,客人们都可以选择在这里上楼。可是另外一个,却是向下走的,去的是地下室。 而在通往地下室的那个电梯口,此时站着两个人。 “先生,请止步!” 就在李天准备上电梯的时候,两个人直接伸出手拦住了李天。 “滚!” 李天一只手拉着唐婉,咬着牙说了一个字。 “先生,请你离开,否则我们……” 嘭…… 李天瞬间出手,直接抓住两个人的脖子,然后用力把两个人的脑袋碰撞在了一起。 两个人,瞬间变成了两具尸体。 这一刻的李天,显得十分暴戾。 按下电梯的开关,几秒钟之后电梯的门就被打开。 带着唐婉走进去,李天按下了二楼的标志。 是负二楼,意思就是第二层的地下室。 为什么是第二层?因为第一层是停车场,只有二层才有可能会建造一些密室之类的。 很快就来到了这一层,放眼望去,一个走廊有五六个房间,虽然走廊里面有灯,可是依旧显得很潮湿不堪。 就在一个房间门口,被两个人把守着,李天二话没说,就走了过去。 “李先生……” 两个人见到李天,就喊了一句。 这是龙魂的人,李天压根就不想理他们。 两个人肯定也不会去拦李天啊,难道看不出来这个时候李天的状态吗?那眼神,好像要吃人啊。 直接推开门就走了进去,结果刚刚进来,一股呛鼻的气味就传了过来。 然后…… 整个房间里面有六七个人,其中明显有五个西方面孔的,而在这个房间的正中央,就有一个架子。 架子上面,倒挂着一个人,一个女人。 五六瓶葡萄糖水,全部c在了女人的脚踝上面,女人被挂在上面,完全没有一点反抗的力量,双手被手铐给铐住,双脚也是。 因为倒挂的原因,衣服全部都掉落在了肩膀上面,能够看到大片的肌肤和黑色的内衣。 而露出来的皮肤上面,已经起了很多的水泡,整个皮肤看起来惨白的不行。 在地上,已经开始慢慢滴出鲜血了,是从鼻孔里面流出来的,经过头发,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板上。 “昕儿!” 唐婉见到这一幕,直接就扑了过去,她完全忍不住,自己妹妹竟然在承受着这种折磨。 亚当斯家族的人似乎根本就没想过从唐昕嘴里得到什么消息,就是想让她死,死法越惨越好。 “你们是谁,赶紧出去!” 那个亚当斯家族的人,直接用英语朝着唐婉喊了一句。如果这里是他们亚当斯家族的地盘,可就不是叫她们出去了,而是直接就地解决掉。 “斯格洛,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李天瞪着那个家伙,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 这个时候,那个西方男子才注意到李天,当看见李天的时候,他整个身体不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魔王……你……你还敢来?” 这是在质疑自己吗? 李天没有回答,直接大步来到斯格洛的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 “我怎么不敢来,这里是我的国家,你告诉我,你一个美国佬告诉我,我凭什么不敢来!” 李天的这个动作,立刻让斯格洛的四个保镖警醒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