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圣域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584章 圣域

因为不能动用内力的缘故,方晴自然是不会轻易离开苗寨,离开了就会被不知道多少人盯上呢。 这几天,几乎都是李天陪着她度过的,李天为什么不走?因为他要等鬼王研究好啊,不过这几天,他从方晴嘴里知道了很多事情。 比如这件事的始末,原来一切根源就在她自己身上。 从小被一个好人收养,教会她很多的武功,加上她本身天赋超强,仅仅十岁暗劲,仅仅二十五岁,便已经达到了宗师级别。 虽然也就是刚刚突破境界,可是依旧可以说天赋惊人了。 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司马昭给的很多资源,比如在这个世界上很难弄到的丹药,司马昭就给她吃了很多。在大量资源的堆砌下,她几乎可以说是地球上最快达到宗师境界的。 可是突然之间司马昭就受伤了,应该是被他的仇家打伤的。方晴受到他的那么多恩惠,自然会想尽办法给他找到火灵芝,公园里面墓地里面有,也是司马昭告诉她的。 她见识过太多武林残酷的一面,对谁都会有戒心,唯独对那个视自己如己出的爷爷没有丝毫的戒心,他知道自己目前没有能力得到方晴的,所以便利用食心虫,控制住了孙老头,让他来把方晴给抓住,送到他面前来。 他明明可以直接去拿火灵芝,可是却偏偏装作没有能力的样子,目的就是为了欺骗方晴,让她主动送到孙老头的身边。只要抓住了方晴,到时候司马昭再吃下火灵芝,那么身体就会恢复了,然后再采了方晴的原因,不仅一身修为可以恢复,而且还能够更上一层楼。 所有宗师级别的高手,哪一个不做梦想要进入圣域?可是二十年开启一次的圣域,有几个人能够进去? “圣域是什么地方?” “谁都不知道圣域在哪里,只是每过二十年,圣域里面的人就会出来,邀请一些他们看中的宗师高手加入到他们当中去,可是每次仅仅邀请十个人,你知道宗师境界的人能够活多少岁吗?” “一百多吧。” “是的,很标准的一百五十岁,只要别被人杀,就能够顺利的活到这个岁数。为什么呢?因为达到宗师境界之后,可以说是半步轮回了。从一千年前的一些文献当中就可以看出来,一个普通人,哪怕活的再长,都不会超过一百二十八岁,这被称之为一个轮回。宗师境界能够活到一百五十岁,能够打破这个轮回,被称之为半步轮回。可是但凡是习武之人,有哪个不想活的更长的?这就有了圣域,传说圣域当中,有能够打破轮回的方法,再活一个轮回!” “不会吧,那不就是神仙了。” “这世界哪有什么神仙,能够活两个轮回的,就已经是世界上寿命最长了,什么长生,永生,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天底下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够永生。包括地上的泥土,包括海里的水,都不会永远存在下去,都有消失的一天。之所以能够活到两个轮回,很多人的猜测就是在宗师上面,还有另外一个武学境界,那个境界应该就是武学之中最高的境界了。” “好吧,那些东西距离我太遥远,活那么长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身边没有所爱的人,没有所关心的人,生活就会变得枯燥无味,还是正常一点比较好。” “你能有这种想法真的很难得。” “你这是在夸我吗?” “你就当是吧。” “那我问问你,宗师境界,不应该去昆仑山上面找属于自己的领地吗?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李天很疑惑,国家还允许宗师境界的在世俗当中?万一宗师境界的一生气,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军队有时候都控制不住啊。 “不一样的,他们之所以选择在各个深山里面苦修,是因为他们接受了国家的支持,每年会给他们不少的资源用来修炼。而有个别的是不会接受这种的,所以就隐藏在都市里面生活,但是有一条,不准对普通人出手,暗劲以下,都算是普通人。现在你知道,为什么那天我没有一剑杀了你吧?不想杀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有这条规矩在约束着我们。一旦动手,龙魂里面的那几个家伙,会联手来追捕的,我们也逃不掉。” “原来是这样,其实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的争端,没有任何的潜规则,没有任何的勾心斗角,其实武学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了。” “是啊,那样的话,学武来干什么?学一些强身健体的就足够了。”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李天想了许久,就说道。 “什么问题?” “你会去圣域吗?” 问出这个问题之后,方晴沉默了足足一分钟。 “你希望我去吗?” “我可没有资格要求你做什么的。” “可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你可以用这个人情来要求我做什么事情。” 方晴看了李天一眼,很认真的说道。 “还是别了,其实你自己也是有苦衷的,再说了,我现在也没什么特别大的麻烦,如果真的有了,我再告诉你好了,这么大的人情,我可不能轻易就给用掉。” “可是如果我告诉你,我会去呢?” “为什么要去?” “没有任何的理由,圣域我一定会去的。除非……除非你开口留下我。” 方晴说这句话,似乎用了很大的勇气。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权力。” “你有的。” “哪儿?” “我给你的” “什么时候?” “现在。” 方晴说完,慢慢偏过身来,伸出自己的双手,抱住李天的脖子。 两瓣轻唇,慢慢覆盖了上去。 李天感觉自己浑身一阵舒爽,好像是在炎炎夏日,怀里抱着一块冰一样,那种感觉,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李天没想到,方晴会这么主动,主动的让他完全没有抗拒的能力。 那一刻,春风微凉……门口的台阶上面,却一片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