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亚当斯家族的继承人?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514章 亚当斯家族的继承人?

“李,好久不见。” 爱德华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有着欧美人的外表,高挺的鼻梁,显得十分帅气。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如果不是这次有你的帮助,恐怕我们见面的时间还会被推迟的。” 李天笑着给了爱德华一个拥抱,然后两个人就走向了旁边的一辆车。 “爱德华,东西在哪儿呢?” “在我的仓库里面,李,你要这种东西做什么?天狼基地,应该用不上吧?这可是能够覆盖五十平方公里的系统,外置十六个收发仪,就是美国的五角大楼,恐怕也就是这种安全级别吧?” 爱德华很不明白,为什么李天要这种东西。虽然这种东西是一种安全防护工具,可是绝大多数人拿来了根本就没有一点用处好不好。 这种东西,能够用在什么地方? 首先,是实验室,尤其是在国外很多私人的实验室,里面研究的东西并不比国家研究的差,那种地方必须要严密的保护起来,保证连一只鸟都飞不进去。 可是就算实验室再大,也用不到这种十六个收发仪的,收发仪就是发出信号和接收信号的装置,这套系统可以完全无视掉电子信号和电磁波的影响来接受信号,所以只要保护的区域出现问题,报警器就一定会想起来。不像有些高手,会利用电磁波来干扰报警器,这套系统绝对不会被干扰。 十六个收发仪,能够覆盖方远五十公里的面积啊,哪怕是美国的实验室,都不可能建造的这么大。 “这件事你就不要问了,算是我的个人秘密吧,等会你把东西给我就行了,我能够把东西带出去。” 李天并没有把基地的事情告诉爱德华,虽然两个人算是比较熟悉了,可是基地终究还没有建成,再说了,基地的事情暂时保密是最好的,否则要是被人刻意针对了,想要建成就很难了。 现在的基地,只有几十个人在那边,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被别的佣兵团或者当地势力发现,绝对会围攻的,没有谁希望平白无故出现一个可怕的对手。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问了,不过你想要这么快就走,可没有那么容易,斯科特也在我这里,我们三个至少也要去喝一杯吧?你可是我的朋友,要是传出去朋友来了我连酒都不给喝,会让我损失很多信誉的。” 爱德华负责亚当斯家族的很多业务,可以说在整个亚当斯家族里面,算得上是实权人物了,所以才能够和李天这种层面的人交往。 就和斯科特一样,斯科特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继承人,身份尊贵无比,否则爱德华凭什么认识他们? 这就是一个团体,达到某种程度了才能够相互交流。 平民很难和富豪交流,除非平民有一天达到了富豪的高度。 “他也来了?说实话,上次从我的婚礼上面分开之后,我们就没有见面了,既然他来了,那我们就去见见,反正我也不着急这一两天。” “这样是最好的。” 爱德华显得很激动,能够和李天这样的人做朋友,对他来说真的有无穷的好处,以后在家族竞选当中,也能够获得更大的支持。 魔王的名头,可不是吹的,这个世界能够难倒魔王的事情,绝对很少很少。 当然,这其中也和他付出的真诚是成正比的,如果自己单纯的想要索取回报,那么李天也不是傻子,所以当和尚联系到爱德华之后,即使这件事有点困难,他还是不遗余力的去帮助了。 不为什么,就为了让两个人的友谊更加坚固一些。 爱德华在华盛顿,是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庄园的,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够拥有庄园,本身也是实力的象征。 在门口,管家就已经提前等候了,专门过来给两个人开门。 “我也是在半路上听说斯科特来到我的庄园了,没想到今天运气会这么好,你们两个跑到一块了。” 一边下车,爱德华一边说道。 他早就在机场等李天了,来到机场的时候才听说斯科特已经到了庄园。 “原来是这样,估计他来这边,也是有别的事情吧。” “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今天这顿饭也得吃!” 爱德华底气十足,李天可是在这里,斯科特怎么也得给点面子吧。 两个人很快就走到了庄园里面,一名穿着正装的男子已经在那边等候了,陪同的是斯科特的妻子和儿子。 “嗨,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斯科特笑着张开双臂抱了过来。 爱德华同样也是,可是突然间发现斯科特抱的不是他,而是他旁边的……李天! 可恶,这家伙竟然敢无视自己。 “哈哈,爱德华,不要生气,开个玩笑而已。” 斯科特看到爱德华的尴尬,立刻又和他拥抱了一个。 “作为这个庄园的主人,我对你的表现很生气,所以等会你至少要多喝三杯!” 爱德华沉声说了一句,只是周围的气氛依旧那么祥和。 “喝酒?爱德华,恐怕你再也不会有这么好的心情喝酒了,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吗?” “为什么?” “看看这个。” 斯科特从自己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东西,爱德华见识的太多了,看一眼就知道是请柬。而且上面的标识……是亚当斯家族的请柬? “爱德华,可能你还不清楚吧,你的叔叔,就是你们亚当斯家族的族长,昨天晚上给很多人都发了请柬,邀请我们后天去参加他儿子的婚礼,爱德华,我的朋友,我就是担心你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所以专门赶过来告诉你的。” 果然,斯科特说完之后,爱德华沉默了。 这代表着什么意思?意味着他从此和亚当斯家族的族长没有缘分了,因为族长的位置肯定会传给他现在的儿子。 “我叔叔的儿子不是已经死了吗?五年前死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或许他悄悄在外面又培养了一位继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