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李天的质问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40章 李天的质问

“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不想写辞职报告,为什么要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呢?” 林依听到陈雅静说出这么多之后,稍微一愣神,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是啊,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很不错,待遇好,同事之间相处的也非常好,我在大小四个公司工作过,唯独倾城国际内部的员工最团结,一个部门之间勾心斗角很少。不过我认为这样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以前是因为有你领导,可是现在连你都已经被生活干扰了工作,早晚有一天,倾城国际也会变成别的公司那样,内部员工一团糟,办事效率下滑到极致!” 陈雅静毫不客气的批评着林依,而林依听到之后也确实是有些生气。 她,是在质疑自己的能力吗? 她凭什么,她有什么资格! 看了一眼林依,陈雅静继续说道:“以前我们一条心,是因为大家都喜欢你,崇拜你,可是现在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我不相信一个被私生活干扰的总裁能够把公司发展到多么强大。我首先说一句,我不会主动写辞职信,如果你不嫌麻烦,可以给我写一份,把我辞退了。至于李天,说实话,他已经进入我的心里了,我同样不会主动退让。但是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影响到工作,你现在想要让我离开,是害怕和我竞争了吗?” 陈雅静的一句句,都直接戳到了林依的内心。 是啊,自己害怕了吗?自己凭什么害怕,论身材,自己不逊色任何人,论长相,林依还从未因为谁长得漂亮而羡慕的。 陈雅静走了,离开了办公室,只剩下林依一个人站在原地发愣。 良久,她深呼吸一口,然后把秘书喊了进来。 快速的签了一份文件,让秘书给送了出去。 …… 李天今天来的稍晚一些,因为从家里吃过饭就已经是八点半了,谁叫林依比他吃的早,最后他还是走路过来的。 本来根据李天的猜测,进入办公室之后大家应该是会哄抢早餐的,可是今天整个办公室出奇的安静。 安静到什么地步呢,以至于李天来了,大家似乎都没有发现。 “喂,大家最喜欢的早餐到了,我就是晚了十分钟,大家不至于这样吧?” 李天看到所有人都坐在自己岗位上面,顿时提醒道。 “没胃口!” “我也没胃口。” “不想吃……” …… 一连串的声音,把李天给弄蒙了,难道集体来大姨妈了?怎么都突然间不想吃早餐了,昨天不还抢的飞快吗? 就在这个时候,舒青青悄悄来他身边说道:“天哥,雅静姐走了,你知道吗?” “什么?” 李天听到这话,顿时一惊。 “怎么回事?” “刚刚总裁的秘书过来了,递给了雅静姐一份文件,然后雅静姐就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离开了,我们猜测,应该是雅静姐被总裁解雇了。” “解雇了?” 李天听到这话,马上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来,朝着外面跑去。 林依这个女人未免太小气了吧,李天必须要过去理论理论。 来到办公室,发现林依正在和秘书说着什么事,大概就是安排一下最近几天的任务之类的,李天连门都没敲,直接冲了进去。 “林依,你是什么意思?” 一声大吼,把秘书给吓坏了,林依眉头一皱,然后示意秘书先出去。 秘书走了之后,林依才说道:“你什么意思,突然间闯到我的办公室来,要知道你还是我的员工,没看见我正在布置工作吗?” “那好,我问你,为什么要解雇雅静姐,她有什么做错了吗?” 李天也不想废话,直接就说出了来意。 当林依听到李天是因为陈雅静生气的时候,她突然有种莫名的愤怒。 这个男人是自己老公啊,竟然会为了别的女人跟自己生气。 “你是以什么样的身份跟我说这个问题的?是倾城国际的员工,还是我林依的老公!” “我……这两个身份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你要是我的员工,这个问题我完全没必要回答你。” “那好,我以你老公的身份问你。” “那你就应该考虑一下你自己的问题了,作为我老公,竟然问别的女人,你这样做就不感觉羞耻吗?” 林依毫不客气的反驳出来,哪怕公关部所有的人都可以来问自己,唯独李天不行。 “我……可是你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解雇她啊。” “我有吗?她勾搭我老公,我解雇她怎么了?” “这……没有的事。” “呵……没有吗?那你昨晚跑哪儿去了?她亲口承认你是他男朋友的事情难道还能是假的?你别跟我说昨晚你们两个就是在路上逛了一夜,我没有把这件事公布出来,已经是给你留面子了,你走吧,这件事不要再多问一句!” “你……林依,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她的工作没有任何的失误,你凭什么解雇人家?” 李天脑袋一冲动,就说出了这话。 “就凭我是倾城国际的总裁,就凭这个公司是我的!” “你为什么非要做这么绝呢?这件事我承认我做错了,可是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不是我做的绝,是你们自己太过分了,你忘了之前答应过我什么了吗?既然你做不到,那就要承受带来的后果!” “是,这个后果我愿意承受,可是你不能对她那么残忍啊!” “我怎么对她残忍了?你们做苟且之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样对我同样也十分残忍?你们有没有想过,对我这个家庭来说也十分的残忍!现在你知道我残忍了,当初你和她卿卿我我的时候怎么没说我残忍,昨晚你们花前月下的时候怎么没说我残忍?” “够了。” 李天双手捂着脑袋,林依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击打着他的内心。 “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行了吧?我离开公司,我再也不和她见面了,你……能不能让她回来继续上班,算我求你的,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