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最后听我讲一个故事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390章 最后听我讲一个故事

“没事了吧?伤口还疼不疼?” 此时,躺在床上的李天,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呵护,没办法,谁叫他是伤员呢。 虽然全身都缠着绷带,可是丝毫不影响李天的好心情,因为林依正在给他喂饭啊。 李天从未吃过这么有感觉的饭,因为是林依喂的,即使是粥,他也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茉莉香味。 “没吃饱。” 李天看见林依把碗里的粥全部喂了自己之后,厚着脸皮说道。 “我去下面再给你盛。” 林依说完,就端着饭碗朝着楼下走去了,李天整个身体往身后的枕头上面一靠,顿时感觉浑身舒爽。 他身上的伤,还是朱雀恰好回来了,而朱雀的房间,准备的有绷带,不然李天当时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因为李天受伤的原因,所以林依暂时没有再说把他赶出去之类的话,反而是等到王妈做好了饭菜之后,她亲手端上来喂李天吃。 为什么是粥?还不是朱雀说了,李天受伤比较严重,不能吃辛辣的东西,不能吃油腻的东西,清淡一点的最好,有助于伤口愈合。 不过这样也不错,李天很释然的接受林依的喂饭,这可是林依有生以来,第一次给一个人喂饭吃,想想就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幸运了。 等到林依再次端一碗饭上来的时候,李天马上坐直了身体,张开嘴巴,跟一个小孩一样。 “我好像还没吃饱。” 五分钟之后,李天又说了这么一句。 “没有了,别吃太多,等到晚上再吃吧。” 林依把饭碗放下,坐在了床边。 这本身就是她的床好不好,朱雀说李天不适合移动,当然是就近原则,让李天躺在她的床上了。 看见林依坐在床上发呆的样子,李天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老婆,你还在生气?” “没有,其实我现在都不清楚自己心里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你知道吗,如果你没有抓着我的手,问我的手疼了没有,即使你受伤再严重,我也不会让你留在这里的。” 是啊,就是那个看起来有点可笑,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小动作,让林依整个心情都变得很复杂起来。 “呃……那个……其实……” “其实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我知道,可就算你是故意的,也让我感动了。我是不是很傻?我从来都不知道被人呵护是什么感觉,哪怕是我妈妈,也是听他(林依的父亲)的比较多,我相信,这个世界没有人会在受到伤害之后还会关心伤害他的人,很感谢你,让我体验了一次那样的感觉。” “哪有故意,我当时就是情不自禁的好不好,你知道,我的皮比较厚,我真的怕你手疼。” 李天没想到自己和林依之间的误会好像还没有消除,自己有必要故意做那种事吗? “你不用解释,我现在不会赶你走了,我们还可以是夫妻,今晚我先去小瑾的房间,等你伤好了再回来。” “别,什么叫做我们还可以是夫妻?我们本来就是夫妻好不好。” 哥都被你打成这样了,要是这件事还不能说明白,那些血不就是白流的吗? “以前是,可是现在不是了。” “为什么不是了?就因为我这次去澳大利亚参加什么粉红酒会,没有跟你说清楚,还利用语晗当做借口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现在告诉你,还来不来得及?” “来不及了。” 听到李天的话,林依竟然没有生气,即使知道李天又开始找理由搪塞自己了,可是她这次真的没有跟李天生气。 “为什么?其实我很纳闷,听你的语气,我好像是专门去找凯瑟琳她们的,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的?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我可没有这样说过。” “那封信,你怎么解释?” “那封信?” 听到这里,李天终于感觉自己似乎找到一丝曙光了,可是事情还是有点不对啊,自己在信里面写的,不就是去澳大利亚吗? “信的内容是什么?” “你自己写的,你会不知道?” “是不是说语晗我去参加酒会?” “你别把什么事都推到语晗身上好不好,你的信就在这里,你自己去看吧!” 林依不知道从哪儿,直接拿出一张纸,这张纸很奇怪,全部都是用胶带拼接的,很明显是被撕碎了。 不过里面的内容还是很完整的,李天拿过来之后就开始看了起来。 结果……越看他的脸色越难看。 怪不得,怪不得自己回来之后,林依就有一种恨不得把自己吃了的表情,那一巴掌,也没有丝毫的留情。 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鬼东西啊。 他什么时候去给凯瑟琳过生日了?他什么时候去德国找梅德森堡的大公主了?最主要的,这些内容是写给自己老婆看的,李天又不是智障,会写出这么明显带着挑衅意味的话吗? “如果我说这封信不是我写的,你会相信吗?” “你说呢?” “是啊,就是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因为这笔迹确实是我的。” 李天突然间就释然了,这肯定是有预谋的,连笔迹都模仿的那么相似,很明显就是有人故意要拆散他和林依啊。 对于这种手段,李天丝毫的反抗力都没有,他还能说什么?来证明自己这次出去做的完全不是这件事吗? 有用吗?就算暂时有用,就算古月馨愿意出来作证,和尚愿意出来作证,可那又有什么用,这些人林依未必会相信。 从此,林依心里,都会残留这件事留下的痕迹,无法抹去。 “我没什么好说的了,就按照你说的来,等到明天吧,我应该就能走了。” “好。” 林依的情绪,似乎没有任何的波动。 是啊,他终于承认了,不再给自己找借口了。 看见林依站起身来,准备要出去,李天突然间喊道:“等一下!” “什么事?” “最后再听我讲一个故事,怎么样?反正时间还早,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