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那封信有问题?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385章 那封信有问题?

“喂,你老实告诉我,这些事情你从哪儿听来的?” 路上,李天一个劲的在追问苏瑾,这不科学,要是凯瑟琳的事情她们知道的话,也不算意外,毕竟上次在法国那边,被公关部的人看见了,其中就有苏小月,她对自己姐姐说,也很正常。 可是梅德森堡的那件事,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知道的。 古月馨就老老实实的跟在李天后面,因为买了鞋子,所以也不需要李天抱着她了。 而且她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能够感觉出来,李天和这个女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女人有种生人勿进的既视感,说话的语气都冰冷的很,可是在看到李天的时候,眼神中总是露出一抹炽热的神情,这种表现,只有同样是女人的她能够观察出来。 “你自己做的事情,不要来问我!” 苏瑾走在前面,头也没回的就说了一句。 “可我什么都没做啊,我是去澳大利亚了。” “凯瑟琳在澳大利亚?” “对啊……不对,我压根就不是去找她的!” “你就别解释了,对我解释也没有用,你刚刚下意识的话就已经暴露了,其实你们约在美国见面也没什么,小依才不会那么无聊,去美国找你们呢。” “我……” 一瞬间,李天感觉自己好像罪大恶极一般。 不过他还是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船,船上的员工都是公司的,自然不会有人对苏瑾有什么想法,人家是领导好不好。 “这艘船已经满员了,总共就十几个休息的地方,我一个人一个房间,你们就只能在我的房间休息了。” “没事,没事,我不介意。” 李天说完,直接就朝着苏瑾的床上躺去。 开玩笑,难得的好机会好不好,他怎么会介意。 “可是我介意!你,出去!” 苏瑾指了一下门口,对着李天说道。 本来苏瑾还想着让李天在这里打地铺凑合一下的,毕竟别的房间都挤满了人,可能李天去了也不适应,但是看到李天这个样子,她果断的决定不让李天住在这里了。 可是…… “呼噜……呼噜……呼噜噜……” 李天竟然直接在床上开始打呼了。 这才过去十几秒钟啊,当时苏瑾就傻了。 古月馨在旁边也特别的尴尬,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李天如此无赖的样子,而且……这反应速度也太快了一点吧? 接下来,不管苏瑾说什么,李天一如既往的在打呼噜,呼噜的韵律十分的舒缓,平稳……和真的睡着了一模一样,如果苏瑾不是亲眼见证李天在装睡,那么她可能真的被骗了。 “你起来不起来?” 苏瑾最后都到李天身边去拉他了,结果一点动静都没有。 最后,她直接拿出了杀手锏,捏住了李天的鼻子。 可是她以为这样就能叫醒李天了吗?有句话说得好,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李天……这个时候张开了嘴巴,你捏住鼻子了?那哥不用鼻子呼吸了,用嘴巴不行吗? 最终,苏瑾还是放弃了,在旁边找到床垫,交给了古月馨。 “你就在这边打地铺吧,床被他霸占了。” 苏瑾到现在,都不知道古月馨的名字。 “那你呢?” 古月馨反问一句。 “我不困,坐一会就行了。” 古月馨是累了,既然苏瑾这样说,那她也就没必要矫情。 李天发誓,他最开始是真的装睡来着,可是苏瑾一直晃动他的身体,尤其是一双小手经常在他脸上抓来抓去的,闻到从苏瑾身上散发出来那熟悉的香味,他……真的睡着了,而且一睡就是七八个小时。 或许只有古月馨明白,李天这两天到底有多么累,和老虎搏斗,和大力士搏斗,还被人穿透琵琶骨,在那种环境下折磨了几个小时。 紧接着就是中枪,带着两个人逃跑,然后开快艇撞驱逐舰,在海水里面泡了五个多小时。 然后又杀人,枪直升机,开了十几个小时。 这期间,李天一点东西都没吃,身上好几处伤口都在狠狠的折磨他。 只有一处伤口的古月馨,都感觉眼皮都要睁不开了,不然李天抱着她的时候,她怎么可能睡着。 等到李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船上的窗户透出一点光亮,他知道,这个时候天应该亮了。 当他看向周围的时候,古月馨睡在床垫上,呼吸很平稳,而苏瑾,则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趴在旁边的桌子上睡着了。 顿时,李天有种负罪感,自己不应该睡着的,让一个女人趴在桌子上睡觉算怎么回事?就算趴,也应该是他啊。 所以,他果断起床,来到苏瑾身边,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结果,苏瑾没有反应。 他索性直接搂住苏瑾的腰,抱着她朝着床上放去。 可能是动作有点大,苏瑾马上就醒了,她想要挣扎,结果李天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别动,我抱你去床上。” 她竟然真的没有动,只是闭上了眼睛。 或许她知道,自从那天和李天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两个人,就永远不可能当做陌生人来对待了。 李天轻轻的把苏瑾放在床上,把被子拿过来给他盖住,这里面可是没有暖气的,温度不是很高。 苏瑾能够感受到李天的动作,那么轻柔,似乎担心把自己碰到了一般。 “小依很生气,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回去好好跟她解释一下,态度好一点,我真的从来都没见到过她这么生气。还有,以后这种事还是不要去做了比较好,有了小依,你就应该感觉到满足才对。” 苏瑾闭着眼睛,对着李天说了一句。 “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到现在还很迷惑呢。” 这句话,透漏的意思就是你死定了,好好想办法,选一个优雅一点的死法吧。 “还是那句话,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最清楚,既然你那样做,当初何必留下一封信呢?” “一封信?我是留了一封信啊,那封信有问题?”

下一篇   第386章 有惊无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