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2章 师尊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3892章 师尊

“遵规律己,求至真道。www.x” 殷行之的声音从高架子的后面传来,他的身影晃动,慢慢地从架子那边走出来。 他的一只手在空中一抬,虚虚地一个用力,李天手中的剑一下子掉在地上,两只手死死地扣住自己脖子位置的地方,想要掰开什么似的。 “如若我现在是你的敌人,你早已成了一具尸体。” 殷行之的手一松,背过身去,没有再看地上继呼吸急促的人。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武道一途,前无止境。”殷行之微微地侧过身,语气平淡却带着压迫,“你若是守不住自己,何谈武道。” 李天听了对方的声音,他慢慢地抬起头,眼底翻涌着没有完全消散的杀意,胸口急促的呼吸使得他的声音有些不稳。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门主,这些话,你应该对杀我的人说,我,从不以为自己天下第一,只是维护自己,自己所爱罢了。” 殷行之良久没有说话,他抬头看着窗户外面,背着手,空间里面只有李天急促沉重的呼吸声。 “先律内,而后致外……罢了,你走吧。” 殷行之摇摇头,他看了一眼狂傲凌神,轻狂不已的人,就算是倒在地上,对方依然一身傲骨不卑不亢……刚则易折,唯有内修,才能致外,这人,早晚会明白。 他也不再理会李天,直接就走入了层层叠叠的书架之中,身影一下子便消失不见。 李天坐在地上呼吸急促,低着头,眼中寒光闪动,他肯定,殷行之,当时真的想要杀他! 好一会,地上的人才慢慢地站起来,一步步地往外走,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抬头再看,一块巨大匾额端端正正地写着三个字:至真阁。 李天走后,殷行之手中再次拿着几本书卷走到了长桌的位置,他分文别类地摆放好,慢慢地走出了书阁,沿着侧边的一条路往更里面走了。 殷行之越是走,道路越是清净,周围的建筑越是少,多半是花草树木,幽然宁静。小路一直到了一闪大门前,他也停下了脚步。 这里几乎看不见别人了,距离至尊弟子活跃的住所以及各种建筑有了很大的一段距离,几乎是东西之分,南北之隔,属于至尊道门的两头边缘。 眼前的这扇大门高达九米,城墙高起,两头延伸而去,像是一座小城。 殷行之手中拿出了一个令牌,金光闪闪,竟然和李天的那个令牌一模一样。 他轻轻地放在门上的一个凹槽位置,两扇巨大的门就自动打开了,他收起令牌就往里面走。 大门里面,刚进去就是一个巨大的广场,殷行之没有过广场,而是从门边的一条道往左边走去。 “大师兄,你来了。” “大师兄。” “大师兄,你是来找师父的?” 殷行之路上碰到了不少的人,他一一回应了对方,听到最后一个人的话,他停下脚步。 “师父可在房中?” “在的,师父刚好闭关完了,你来的巧。” 殷行之点点头,然后他直接往一个院子那边走去。 “行之,你来了。” 殷行之的脚还没有完全跨进院子,院子里面就传出一个声音,他立刻收住了自己的脚步,对着院子里面作了一礼。 “师尊。” 院子里面正中一间屋子的门打开了,一个白花老妪走了出来,长袍衣袂,一身的仙风道骨之气。 “进来吧。” 老妪走到了院子的石桌前,她慢慢地坐下,抬眸看向了殷行之。 “今日怎么得空过来了。” 殷行之行了一礼,然后直起身子,语气尊敬地说:“近日,门中忙于收徒大典一事,弟子久不现身,往师尊见谅。” 老妪不在意地挥了挥手说:“无妨,行之,你过于束缚了。” 殷行之低了低头,两只手放在身前,语气依旧尊敬。 “礼不能废,规矩不破,我既为门主,更应该以身为则。” “罢了,你且坐下。” 老妪似乎也明白对方的性子,便没有多说什么。 她不也是看重了对方的这份说一不二,坚毅沉稳,不动如山,不骄不躁的性子。 “师尊,弟子,这一次过来,还有一事。” 殷行之没有坐下,他走到了石桌旁边的桃树之下,从一个洞口之中拿出了一坛酒,取出杯具,在一边的石斗之中,轻轻地洗了洗,一一放到了石桌上。 “什么事。” 老妪接过对方倒好的酒,慢慢地浅酌,看向了退至一边的殷行之。 “收徒大典,门中得一弟子,乃是天纵之才。” “嗯?” 老妪听到这里,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看向了殷行之,明显是极为感兴趣的样子。 “此人张扬肆意,狂傲不已,刚入宗门便惹出了麻烦,但是……”殷行之顿了顿,接着说:“无意之间,对方拿出了嫡系令牌,正是师尊门下之令牌。” 老妪愣了一下,她站起身,有些惊讶地开口。 “嫡系令牌?我门下的嫡系令牌,怎么会流落在外。” 她想到什么,眉头微微地皱了皱,语气突然有些严肃。 “若是此话当真,你可真看清楚了?到底是我门下的令牌还是里面人的嫡系?到时候莫弄得生出麻烦。” 殷行之点点头,他知道对方的意思,语气也严肃地回答。 “我看清楚了,就是师尊门下的令牌。” 老妪听到这里,心中松了一口气,毕竟,若真是关乎里面那些人,一丝一毫都不能懈怠来到,但是,她的眉头微微地皱起,自己门下的令牌,怎么会落到一个外人的手中去。 “此人叫什么名字?” “李天。” 老妪听到这个名字,她慢慢地再次落下,她脑海里面一一地扫过,完全没有这个人的一丝印象。 “李天……” 老妪的脑海之中,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她抬头看向了殷行之。 “此人来于何处。” 殷行之想到自己查到的东西,他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 “青州,李天来于青州。”

上一篇   第3891章 问话

下一篇   第3893章 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