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3章 探查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3873章 探查

“嗯?” 胖子一时没反应过来李天在说啥,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m.x “风乔估计得给你气死。” 李天想着,风乔这小子,嘴比鸭子还要笨,碰上胖子也算是对方倒霉。 “诶,你提他干啥。” 胖子再次看了一眼外面,他转过身也坐到了桌子上。 “就是突然想到了。” “话说,这小子赶紧跟我们撇清了关系,老感觉带着一个尾巴在后面,做事都不利索,拖拖欠欠的。”胖子挥挥手,脸上有些不耐烦,“他自己反正也是不想要和我们扯上关系。” 李天挑了挑眉,敲了敲桌子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不就是想要用话激他,让他离开。” “难不成,还让他在这里呆着?到时候麻烦来了,他和我们牵扯在一起,大家心里都不痛快。” 胖子没有否认,本来,风乔就不算他们这一伙。 “你说到麻烦,倒是奇怪,那些人怎么还没有过来。” 李天说着,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疑惑,他们已经离开九天城有一段时间了,按理说,那几个人早该跟过来动手了,但是,他刚刚在窗户那边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 “我也奇怪这事。” 胖子的脸上带着点点的严肃,他总觉得这事不对劲,似乎有什么蹊跷发生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 “反正,该来的,总会来。”李天的眼睛微微地眯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实在不行,把你的令牌拿出来唬唬人,再不行,闹出点大动静,你这令牌在,至尊道门知道了,不会不管。” 胖子挥挥手,总的来说,还是有一块免死金牌在手,不然,灵城这地方,还真不是闹着玩,小命一个不小心就要丢了。 “嘿,我也是这样想的。” 李天看着胖子,手中突然拿出了一个金色的令牌,啪地一下放在桌子上。 …… “至尊道门?” 秦慎写字的手停下了,他站起来,放下了手中的笔,走到了水盆旁边洗了洗水,轻轻地在白色的布上擦了擦。 “你看清楚了?” 秦慎转过身,看着角落里面的一处黑暗,缓慢地开口。 “我看得一清二楚,那个令牌绝对是至尊道门嫡系弟子的令牌。” 一个很飘忽的声音传出来,听着就像是一阵风吹过去,让人听得不清楚。 “他难道是至尊道门的人?” 秦慎的脸上带着丝丝的疑惑。 “他们似乎是要去参加收徒大典。” 飘忽的声音再次传出来,细细碎碎地听得极为不真实。 “他既然是至尊道门的嫡系弟子,何至于需要参加收徒大典。” 秦慎摇摇头,他的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很快,他便再次舒展开。 “这小子,颇有蹊跷,先看着再说,”秦慎的眼中突然闪起了一道光,“那个秦若雪,你查得如何。” “秦若雪并未有任何的异常,几乎看不出任何东西。” 飘忽的声音微微地颤了颤,突然,一个黑色的影子从黑暗里面走出来,若是不仔细看,定会把那个影子与黑暗看为一体。 “我查了她的来历,发现他们一行人全部来于西部的风城,似乎与昊天盟有关系。” 秦慎点点头,他转过身去。 “继续说。” 飘忽的声音停顿了一会,似乎在犹豫什么。 “但是,他们不属于昊天盟之人,也不属于风城,他们在中州没有任何记录,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嗯?” 秦慎的声音微微地拖了拖,带着些疑惑的意思。 “可是查了整个中州的记录?” 他的话说得理所当然,自然而然,仿佛,一整个中州的记录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件再简单平凡不过的事情。 “一一查了。” 飘忽的声音回应。 “奇怪……” 秦慎的目光若有所思,他清秀的眉峰皱起,脚步在房间房间里面来回地走了两步,走到了雕栏屏风,到了外室。 “这些你暂且先查着,有了消息再和我说。” “是。” 秦慎正准备往外面走,飘忽的声音如影随形。 “少爷,还有一事。” 秦慎的脚步微微顿住,等着对方开口。 “九家和蓝家以及王家已经没有找麻烦,但是,还有一方势力也在盯着那个小子。” “说。” “妖族。” 飘忽的声音落下,秦慎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很是无奈的样子,眼角的笑意让他整个人看着都温暖明亮了许多。 “真是一个闲不住的家伙。” 李天惹事的本领着实惊到了秦慎,他这边已经帮对方挡了好几波的人,没想到,竟然妖族都惹了。 “妖族一方不出自己的领域,这次突然来到中州,应该是为了收徒大典。”秦慎想到了什么,他顿了顿说:“妖族那边,妖月公主应该会来,最好不要和对方惹上关系,若是没有生命危险,不用出手,正好可以试探一下这几个人。” “是。” 秦慎直接往外走,远远地留下一句:“护住秦若雪。” “是。” 飘忽的声音响起,宛如一阵风而过,空间恢复到了寂静。 秦慎所说的妖月公主,此时正在九天城之中。 “说吧。” 妖月公主卧在一张塌上,一层轻纱微微地挡住了视线,但是,她无意间动作的手脚发出的一阵铃铛响传到了外面的人的耳朵里面,然而,这外面的人个个低着头。 “公主,芜衣已经死了。” 芜衣的老爹,正跪在地上,他的脸上老泪纵横,两手捶地,一副丧失爱女的老父亲模样。 “清涵已经说了。” 妖月的声音带着丝丝的不耐烦,她看完自己的指甲,坐起来,的脚垂下荡了荡,清涵走过去,跪着帮她穿好鞋子。 “死了就死了,她也没什么用处。” 妖月公主说着就拨开了轻纱,看着跪在地上的人,没有多大的反应。 “我是问你,那个杀她的人还活着吗?” 跪在地上的人愣了愣,一把鼻涕一把泪还粘糊在脸上。 “活、活着。” 妖月眼神一敛,一脚踹在那个中年男人的肩上。 “废物!”

上一篇   第3884章 武斗场

下一篇   第3874章 喜怒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