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7章 袁盟主之死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3747章 袁盟主之死

几十个蓝衣人个个也不是善茬,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李天的这股气势与战意,竟然不约而同地停滞了一下。m.x 就是这一个空挡,李天的剑狠狠地挥下,一阵璀璨的光华化为一道圆弧冲向了四面八方,蓝衣人齐齐退去。 “轰隆隆!” 恐怖的能量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巨响。 “你们退回来干什么!那一击难道你们挡不住吗?” 袁盟主气得跳脚,本来完全可以接下这一击,直接杀了那个人,结果,这群蠢货竟然全部退回来了,这不是长了那个小子的锐气吗?! “盟主……” 一个人刚想要说什么,直接就被袁盟主给踹翻在地了。 “不要废话,杀了他!” 袁盟主此时处于极为愤怒的状态,他恶狠狠地瞪着李天,恨不得立刻喝对方的血,吃对方的肉! “你们还自称正派,真是虚伪至极。” 李天冷笑地看着一众人,十几个人合力围攻他一个,真是好样的! “死到临头,你的嘴倒是比鸭子还要硬!” 袁盟主恨得牙痒痒,李天的嘴不可谓不厉害,字字句句直接戳到了他的心窝子里面了。 “袁盟主,你自己受伤,就派一群人来我越货,啧啧……” “你!”袁盟主气得脸涨得像猪肝,冷笑一声,“杀人越货,最后到了谁手里就是谁的,天经地义。” 李天用看一个傻子的目光看着袁盟主,慢悠悠地开口,继续狠狠地戳刀子。 “之前魔族也是这样说的,你可还记得自己如何回应,转眼间,你就打了自己的脸。” 袁盟主愣了一下,随即眼神变得极为狠厉。 “上,全部都上,立刻给我杀了他!” 蓝衣人一拥而上,原本留在袁盟主身边的几个人,也被踹了出去,冲向了李天。 李天的眸子微微眯起,他的嘴角突然出现了一抹笑意,直勾勾地看着袁盟主。 “就怕你们不过来呢!” 他身上的战意越开越强,手中的剑发出了轻微的颤动,仿佛在随着李天的情绪而涌起了一股澎湃的剑意。 他脚下一蹬,身体化为一道流光,手中的剑光一闪,血水突然飞溅出来,两个刚刚进入洞玄初期的人直接被一剑斩杀他的脖子上各是一条血痕。 快!快到了极致! 他们直直地掉下去,眼睛瞪得大大地,似乎还没有反应回过来,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李天的身子没有停下,一个闪眼就不见了,竟然直直地冲着袁盟主而去! 他从一开始的目标就确定了,袁盟主这棵烂草,他怎么可能继续留着,两人之间有生死之仇……斩草不除根,从来不是他的风格! 这批蓝衣人个个属于洞玄实力,合起来,绝对虐死他!但是,并不是说,每一个人的实力都足以虐他,他早就观察到有两个刚刚进入洞玄初期的人,实力最弱,若是从这个口子突破,自己的目的或许可以达到。 果然,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破开了口子,冲出了所谓的重围,直奔自己的目标! “去死!” 李天的剑高高地举起来,眼睛里面闪过了一丝疯狂,法则之力瞬间就充斥整个空间,尖锐的力量逼得袁盟主步步后退,面色大变! “你敢!” 最先反应的蓝衣人目眦欲裂,赶紧地冲了过来,手中狠狠地打出一掌,直击李天的后背! 李天感受到后背的寒意,但是,他丝毫不停顿,手中的剑嫉继续挥下去,剑光一闪,一道利刃猛地飞了出去,直逼袁盟主。 “不!” 袁盟主身受重伤,根本挡不下这一击,急忙逃命之时,他的脚下一个踉跄,倒地的瞬间发出了一声悲嚎,宛如厉鬼刺人耳膜。 “噗嗤!” “嘭!” 血肉被划破的声音以及巨响同时响起,一道身影狠狠地摔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鲜血。 李天不敢停顿,撑着身子一个弹跳,施展鲲鹏身法就直接快速逃命,没一会就不见了踪影。 蓝衣人看着地上的一具死尸,脸色难看,他们齐齐抬头,看向了李天消失的方向。 空气当中恐怖的能量余波在不断地颤动,灰尘漫天,啸声余音回荡! 李天把鲲鹏身法施展到了极致,他丝毫不敢有任何停顿,要是后面的十几个洞玄强者追上来,他估计可以等着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停住了身子,精神力全力释放,完全感受不到之前那些人的气息,他心里松了一口气,身子一软,直接就跌倒在地上。 李天的胸口不断地喘气,后背剧烈的疼痛这才慢慢地反应过来,他忍不住地呻吟了一声,身子翻了过来。 这时,他的后背显露才空气当中,一眼看过去,焦黑一片,已经看不见一块好肉了。 后背的衣服已经全部破破烂烂得不成样子,皮肉外翻,一团焦黑色以及裂开的血红混在一起,其中还有许多的杂屑,看着极为恐怖狰狞。 李天感觉到阵阵火辣辣的灼烧感,感觉整个后背的皮肉都已经裂开了,完全不敢动,他心中骂了一句娘,趴了一会,便试着撑着起来。 这个地方可不是什么安全地,万一妖兽傀儡来了,他岂不是死翘翘了! 他胡乱地洒了一些金疮粉,他瞬间感觉自己的后背上有无数的蚂蚁在噬咬,一阵阵钻心的痛不断地折磨他的神经。 李天腿一软,跪在地上,双眼赤红,两只手死死地攥着地上的草木,一个咬牙,大吼一声,手上一个使劲,地缝里面的一根树根就被直接拔了出来。 他愣了一瞬,抬手看了看,小腿粗的树根……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他低头看了看地面上的一个巨大深坑,树根的碎屑还在颤颤巍巍,不断地掉落。 “卧槽!” 这么受不住掰?! 李天的背上再次传来了一阵疼痛,他一下子又捏碎了树根,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不断掉落,表情十分痛苦。 李天的意识处于慢慢地进入麻木的阶段,他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慢慢地坐起来,背上的疼痛已经好多了。 “这药必须改!操他妈疼死老子了!”

上一篇   第3746章 分离

下一篇   第3748章 搜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