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8章 撤离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3618章 撤离

西部战场的叶家接到了李天的讯息,立刻就召开了紧急会议。m.x 十万沙蝎大军的来袭,这对于他们来说,将会是一个覆灭性的消息,他们必须要赶紧想出应对的办法。 叶家的所有高层都聚齐在一个大厅里面,面上或是凝重,或是带着愁容,气氛十分压抑。 最上位的叶家家主感受到众人有些消极的情绪,及时地开了口。 “各位,消息已经过来了,我们一味地担心也没有任何的作用,早点想出办法才是硬道理。” 下面的人半天没说话,气氛宛如死了人一样地安静可怕。 “十万大军……” 终于,有一个人呢喃地出声,他的大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仿佛害怕别人看到他此时的表情一样。 死一样的寂静被打破,下面的人像是反应过来一样,木讷呆滞的眼珠子转了转,左右开始议论纷纷了。 “家主,我军之前奋死抵抗,勉强与沙蝎大军拉成一个平手,现在敌方来了援军,我们……是否也请援军过来。” 一个中年男子沉稳地开口,他的眉间带着明显的沧桑,但是总算有一个及时稳住局面的人。 众人听了他的话,纷纷把目光转移到这边。 “这是一个好办法!沙蝎大军请了援军,我们为何不请?” 有人附和着说,希冀的眼神看向了那边的叶家家主,等着对方开口说话。 叶家家主扫了一眼众人,却是悠悠地叹出了一口气。 “如今,各大战场都打得水深火热,谁能派出多余的兵力来帮助我们?就算是有,各大势力恐怕都忙着攻打更多城池……请人过来,难!” 这番话宛如一盆冷水浇灭了众人的希望,眼睛里面出现的光芒再次暗淡了。 “青州大计,本是要各自帮忙,哪里能容许他们为了私利而不顾他人?” 沉稳的男子一脸的正义凛然,众人也是一个劲地点头。 到现在的地步,他们已经寸步难行,更加深刻地意识到青州大计,人人有责了。 “就算是有几个可以支援的……东部万剑宗,九尾天狐一族,还有兽族,他们可以分出兵力来帮忙,但是相隔太远,等他们过来,我们已经尸骨无存了。” 叶家家主罗列出一些势力,都是实力强大,可以分出兵力支援他们,但是距离的因素又让他们十分头疼。 大堂里面的人这下是真的没有再说话了,离得近的过不来,过得来的又太远,苍天弄人,他们能怎么办。 “家主,我看,沙蝎一族如若真的过来,一定会直取我们主城它们兵力太多,我们阻挡不住,还是要早做打算。” 一个年纪有点老的人开口了,这是比较保守的做法了。 说实在话,就是他们抵挡不住要做好逃命的准备了。 这话虽然难听了一点,但是众人都没有出声反驳。 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办法,除非奇迹出现,不然,只能走为上计了。 叶家家主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的拳头死死地握紧,明显是不愿意这样做。 “家主,事到如今,恐怕也别无他法了。” 下面的好几个人都开始附和这个提议,没有说话的也算是默认的态度。 叶家家主眼睛微微发红,他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难道,我叶家就只能做背后逃命的鼠辈?连上战场的胆量都没有了吗?” 这句话带着浑厚的灵力,震得众人耳朵微微发麻。 下面议论纷纷的人渐渐地没了声音,甚至缩了缩脖子,不再说什么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这段时间,他们叶家纯属是在拿命打仗,那些死的,全部叶家的血肉和经脉啊! 这苦苦的战斗还没有一个尽头,那边就又来了一批,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还期望能够做什么呢? 叶家家主一锤桌子,瞬间发出了一声巨响,一地的齑粉随风而动。 “我们叶家,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几个长老脸上带着苦笑,那味道真是苦不堪言啊! 他们何尝不想要轰轰烈烈地战,但是这一次,叶家全军出动,若是全部在这里战死,青州,再无叶家之名了! 他们还想要劝一劝家主,之前那个沉稳的中年男人再次开口了。 “不如这样,我们暂时撤退,让出一座空城,里面设置陷阱和禁制,沙蝎援军若是进来,就要吃尽苦头!” 众人的眼睛皆是一亮,他们看了沉稳的中年男人一眼,随即齐齐地看向那边的叶家家主。 “此法可行!即可以应付沙蝎大军,我们也可以避开主要兵力,得到喘息的机会。” 几个长老齐齐站起来,对着叶家家主抬抬手,请求征用这个意见。 叶家家主看着三个资历很老的长老,知道他们的这个举动还带着丝丝的胁迫意味。 他再看了看大厅里面的其他人,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 “即是如此,就先这么做吧。” 大厅里面的人脸上的神色松了松,随即开始讨论要在城中如何布置禁制和陷阱。 “最好是越毒越好,让沙蝎大军有去无回,最好能消灭它们的主力,让沙蝎一族无法继续在西部战场作战!” 叶家的人对沙蝎大军已经恨之入骨,巴不得用最恶毒的方法对付它们。 叶家家主有些疲惫地挥挥手,他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各位把命令吩咐下去,至于各处弄些什么禁制,我相信各位心中有数,放开去做吧。” 众人似乎也知道家主的心情不悦,一个个都开始噤声,互相对视了一眼,便站了起来。 众人沉默中一个抬手,然后转身离开了大堂,纷纷下去安排一些具体的事情了。 叶家上上下下得到了消息,一刻都不敢耽误,风风火火地开始准备离开的东西。 当然,许多精通阵法的人被聚集起来,他们分布到了城池的各处,布下了一个个他们觉得最凶险,最恶毒,最诡异的禁制和阵法。 “家主,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可以撤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