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5章 这不可能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3095章 这不可能

“大家听我命令,打退魂煞的第一波袭击后,立即从东面突围,若是被缠住,我们几个必死无疑!”刘士子也并非草包,很快就拿出了主意。 众人点头,心中都有退意,只可惜,魂煞的攻势太过凶猛,他们连第一波都扛不住,当即就有近半队员重伤,若非他们身怀保命之物,只怕会出现一定的伤亡。 “带上伤员,立即跟我突围!”刘士子大吼,声音中带着慌乱,他手里那把折扇,此时正散发出紫色光晕,隐隐形成一道屏障,将他牢牢地护在里面。 很显然,那折扇也是一件极其珍贵的秘宝,让他安然挡住之前的袭击,只是这屏障无法存在太久,很快就会自主消散。 不等话音落下,刘士子立即朝凉亭外冲去,想要逃离此地,另外几人紧跟其后,丝毫不敢久留。 “外来者……都要死!”一群魂煞齐齐咆哮,声波如雷,撼天动地,掀起一阵阵气浪。 这声波虽然无形,但却带着一股精神波动,瞬间传入刘士子等人耳中,震得他们双耳流血,精神恍惚,似乎整个脑袋都要炸开。 紧接其后,所有魂煞扑来,从各个方向,还携带着一大群魂体,浓郁的黑雾遮天蔽日,其中散发出的威势,当真如排山倒海一般。 刘士子哪还有战意,其他几人同样如此,有两个修为比较弱的,差点就直接瘫软在地上,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这娘娘腔也太差劲了,赵岩廷比他强出太多……”不远处,李天摇了摇头,心中不免有些失望,怕刘士子撑不住,他只好控制黑白磨盘,将一小部分魂煞收回。 魂煞数量减少,威势随之削弱,刘士子那边压力大减,慌乱拿出秘宝抵挡,勉强挡住了这一波攻势。 但他们也被拖住了,无法脱身,放眼望去,周遭都是黑雾和魂体,仿佛置身于一片黑色的海洋。 “完了,如今被死死地困住,魂体非但杀不完,反而会越来越多,说不定这片区域的魂体,全都会被吸引过来,到时候,我们有九条命也不够死的。”刘士子一脸绝望之色。 在他身上,虽然也有破开空间,直接返回云州城的秘宝,但魂煞攻势太猛,他根本就没有使用的机会。 “跟它们拼了!”一人双目通红,面色疯狂地大吼道,“就算是死,我也要杀光这群鬼东西!” 大吼间,那人竟然想冲进最大的那团黑雾中,和里面的魂煞拼命,刘士子拦都拦不住。 “这个蠢货,竟然如此冲动!”刘士子脸色一变,恼怒地破口大骂。 “不好,那小子竟然要自爆!”就在这时,有人慌张低喝,面色苍白无比。 修士自爆,乃是绝望中的舍命一击,虽然能产生不俗的威力,但却会落得神形俱灭的下场,无法转世投胎,所以很少会有修士自爆。 “该死,他这一冲动,我该如何向他所在的家族交代?!”刘士子几欲疯狂。 “刘队长不必太过担忧,今天我们几个,恐怕都会死在这里,交代一事,自然也就免了……”旁边一人幽幽地说道。 “你给我闭嘴!”刘士子气急,恨不得两巴掌扇过去,但他心里却一阵悲哀,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大家的确逃不出去。 “卧槽,竟然来了个找死的!”另一边,李天也愣住了,他没想到,竟然有人会被逼的自爆,这可是比死亡还要可怕的下场。 “奶奶的,他要是死了,我还怎么绑票勒索?不行不行,必须打晕他,不然我的损失大了!”李天回过神来,立即施展鲲鹏法,迅速冲进那团黑雾,欺近那个准备自爆的家伙。 此时此刻,那家伙目眦欲裂,浑身气息狂暴而又凌乱,他的肉身,也已经膨胀起来了,像一只充满气,即将炸开的气球。 “给我滚开!”那人感受到李天的靠近,胡乱挥舞着拳头,现在的他,似乎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李天冷哼一声,调动体内气血和灵力,掐出一道天帝印轰出,破开那人防御,直接将他打飞出去。 那货抵挡不住,当时就陷入了昏迷,他体内的能量失去控制,在四肢百骸中乱窜,大肆破坏沿途经脉,但自爆危机,却是被解决了。 “还真是个莽夫,蠢得不行!”李天摇了摇头,种下几种禁制后,将他收入一个空着的储物袋中。 “那小子的气息,似乎突然消失了。”刘士子这边,立即就有人发现异常,低声惊呼道。 “应该是扛不住袭击,灵魂崩溃而死,好在他没有自爆,否则不会留下任何灵魂碎片,日后自然也就无法投胎转世。”刘士子说道。 “我们几个,也扛不住多久了。”那人嘴角苦涩,心里更是憋屈,他根本就想不通,这些魂煞是从哪蹦出来的。 魂煞的确有灵智,也懂得采取一些简单地战术,但要让它们联合起来进行伏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更何况,他们不过是一群小喽罢了,也就刘士子比较出色,根本不可能惊动这么多魂煞。 “此乃天意,是上天要亡我刘雄麒!”又过了几个呼吸,刘士子灵魂受创严重,终于无法抵挡,一脸绝望地仰天大吼。 “错了,不是老天爷要灭你,而是你爷爷我要灭你!”这个时候,一道戏谑的声音传了过来。 前方黑雾涌动,一道身影从中走出,在他手中,一个精致小巧的黑白磨盘光芒耀眼,让人无法直视。 也不知为何,这人刚一出现,周围那些魂煞就突然停了下来,战战兢兢地漂浮在半空中,如临大敌。 “是你?!”刘士子循声望去,而后便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 “是我,你们没想到吧,这么快就落在我手里。”李天来到几人面前,冷冷地说道。 “难道说,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搞鬼?”刘士子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废话,当然是我,不然谁会这么好心,在最后关头饶你一命?”李天说道。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刘士子像是发狂了,嘴里发出一道剧烈的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