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3章 不情之请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2973章 不情之请

周礼赶到药园的时候,孙副会长也到了,他阴沉着一张脸,看到周礼后立即问道:“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是这样的……”周礼嘴角抽搐,但却不敢隐瞒,只能一边掠入药园,一边将事情的起因,大致描述一遍。 “这么说来,是他和大黑起冲突了?”孙副会长沉声询问,而他嘴里的大黑,自然就是那只大狗的名字。 “根据我的猜测,应该是这样。”周礼点了点头,神色有些不自然,如果他之前没走,李天绝对不会和那个大家伙对上。 “你怎能如此糊涂,大黑早已突破到炼虚后期,又加上它身怀上古魔狼血脉,实力直追炼虚巅峰,李天如何招架得住?” 孙副会长语气一变,瞪了周礼一眼说道,“要是李天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向阳城炼丹师分会交代?” 李天远道而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代表着阳城炼丹师协会的脸面,如果他死在这里,那不就是在打阳城炼丹师分会的脸吗? 到时候,一旦事情传出去,只怕会产生无法忽视的影响,甚至是引起两个炼丹师分会之间的纠纷。 “我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周礼嘴角苦涩,在听到动静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犯错了。 “算了,先找到那小子再说,希望他还活着。”孙副会长不再多说,随即放出神识,扫描整个药园。 几个呼吸后,他面色一喜,同时又有些惊讶,而在他视线中,出现了李天那狼狈的身影。 虽然李天鼻青脸肿的,身上带着一些伤势,但只要他还活着,事情就不难处理,大不了多给他一些补偿。 “在那边。”孙副会长提醒一句,继而身影闪动,飞速赶往那片区域,周礼紧跟其后,一同前往药园深处。 另一边,李天全力维持着护体金钟,但此时,金钟上已经出现了不少裂纹,在禁制和阵法的双重轰击下,他显然快要坚持不住了。 “臭小子,还不快跪地求饶,狗爷我耐心不好……”大狗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语气不善地威胁道。 但它话还没说完,忽然就看见两道熟悉的身影,它顿时面色一喜,远远地迎了上去,同时缩小身形,变回到一丈高度。 “老爷,刚才有人潜入药园想偷东西,被老黑我发现了,虽然他实力很强,但老黑我也不是吃素的,打得他满地找牙!”大狗收起凶煞的表情,脸上露出浓浓的讨好之色。 “大黑,你打错人了,李天他不是贼,是我们炼丹师协会的贵客。”孙副会长掠来,略带责备地看了大狗一眼,随即掐出几道法诀,打断禁制和阵法的轰击。 “什……什么,是我弄错了?”大狗脸色一变,呆立当场,它没想到,自己打的人会是老爷的贵客。 孙副会长快步走向李天,脸上带着一丝歉意,接着开口说道;“李小友,刚才让你受惊了,其实这是个误会,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对了,老夫孙文轩,乃是蛮斗城分会副会长,这块药园,是我年轻时开垦出来的,后来无暇打理,所以让大黑负责看守,没想到闹出了这么大的误会。” “原来是孙会长。”禁制和阵法不再显化,李天顿时就松了一口气,他收敛浑身金光,恭恭敬敬地朝来人拱手施礼。 只是当他看见周礼时,神色顿时就变得不大友善,他怀疑,周礼是在故意坑他。 “李道友,这次是老夫疏忽了,在这里,我向你赔个不是。”周礼走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个抱歉的表情,“刚才我走得太过着急,忘了药园中还有一个大家伙……” 话音还未落下,周礼一咬牙,从储物戒中掏出一个玉瓶,颇有些肉疼地塞给李天:“这是天品巅峰培元露,能帮你快速恢复伤势,还请道友收下。” 见周礼面色诚恳,并且愿意拿出培元露道歉,李天的目光便友善了许多,他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你们来得及时,其实我也没受什么伤。” “话虽如此,但小友还是要调养一阵。”孙文轩开口说道,其实他心里有些惊讶,李天看似十分狼狈,但还真没什么大事。 这说明,李天能以炼虚中期修为,抗住大黑的攻势,而且在禁制和阵法的双重轰击下,坚持不短的时间。 说完,孙文轩拿出几瓶疗伤丹药,递给李天说道:“这是一些治疗跌打扭伤的药物,值不了多少灵晶,小友尽管收下。” 李天不好推脱,只好接过这些丹药,不用想也知道,孙文轩拿出的东西,品级绝对不会太低。 “大黑,你还不快过来,给李小友道歉。”随后,孙文轩转过头,瞪了大黑狗一眼。 大黑不情不愿地走到旁边,垂头丧气地说道:“李小子,是我认错人了,我向你道歉。” “算了,此事就此揭过。”李天虽然心里不爽,但也不至于和一条狗怄气。 更何况,这件事情,也不全是这条狗的错,周礼的疏忽,才是最主要的。 孙文轩微微一笑,随即话音一转,“小友觉得,我这药园的收藏可还丰富。” “珍宝无数,晚辈我还从未见过这么多珍稀灵药。”李天开口,不动神色地拍了个马屁。 “呵呵,小友谬赞了,药园中的灵药虽然不少,但上得了台面的,其实也就那么几种。”孙文轩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显然是对李天的夸赞很受用。 “孙会长太过谦虚,在这药园深处,哪一种不是价值连城?就拿前面那株火灵妖树来说,整个南境,千年来只出现过三株,如若放出放出风声,必然能让无数炼丹师前来打探。”李天说道。 “火灵妖树确实珍稀,算是我为数不多的珍藏之一了。”孙文轩点了点头,很赞同李天的话。 这个时候,李天见孙文轩心情不错,于是舔了舔嘴唇说道:“孙会长,晚辈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不当说。”

上一篇   第2972章 周礼受惊

下一篇   第2974章 精华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