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5章 奇怪的病人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2895章 奇怪的病人

“当然,这件荣誉长老衣袍,也不是什么便宜货,光是制作衣袍的材料,就用特殊药液浸泡了三天,能够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药香,而这种药香,能够让人时刻保持清醒。” 丹尘子一边抚摸着荣誉长老衣袍,一边开口介绍道,“总而言之,穿上这件衣袍炼丹,能够让你更快进入状态,也不会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闻言,李天先是有些愕然,他完全没想到,一件简简单单的衣袍罢了,竟然还有这等功效,都快比得上清心丹了。 但他也不迟疑,立即就接过衣袍和令牌,手掌不经意地在衣袍上抚摸着,一股极其柔软的触感,顿时就涌上他的心头,让他不由露出笑意。 见状,丹尘子微微一笑,扭头对黝黑老者等人说道:“好了,从今天开始,李天便是我们丹堂的荣誉长老,以后大家要多多照顾。” 丹尘子话音还未落下,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之而来的,是一道焦急的大吼:“丹老头,你快给我过来,璇儿的病又发作了!” 下一刻,一个白发老者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他匆匆忙忙地从门外跑了进来,然后抓着丹尘子的手腕往外拖。 “你说什么,子璇又发作了?”丹尘子脸色一变,顾不得和大家说话,立即就走了出去。 不仅是丹尘子,黝黑老者等人脸上的神色也变了,纷纷跟着走出了房间,华磊和丹宏两人,同样跟在后面。 看见白发老者的瞬间,李天目光一凝,觉得对方有些眼熟,而后便是想起,当初来阳城的时候,自己曾经在路上帮过他! “韩长老说得不错,这老头果然不是一般人,竟然能随意进出炼丹师协会,而且看他刚才的表现,只怕是能和丹会长平辈论交的存在。”李天眼睛一眯,心中颇有些惊讶,琢磨片刻后,他也跟了出去。 白发老者和丹尘子速度极快,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便来到三楼一个隐蔽的房间面前,而后直接推开房门走进去,黝黑老者等人,紧跟其后。 下一刻,李天也走了进去,他目光一扫,发现这是一个幽香盘旋,四周挂着许多粉红饰物的房间,一看就知道是某个女子的闺房。 而在那股幽香之中,又带着些许药味,房间侧面还有一个药柜,上面摆着各种坛坛罐罐,天品丹药不在少数,其中甚至还有一些罕见之物。 “咳咳……”一阵虚弱的咳嗽声,忽然传了过来,李天循声望去,只见丹尘子等人,正围在一个床榻面前,而那床榻上,则躺着一名相貌绝美,气质十分柔弱的少女。 那名少女面色苍白,唇角几乎没有任何血色,此时她黛眉紧蹙着,额头上也有虚汗冒出,状态似乎不大对劲。 李天走过来一看,发现少女的气息异常虚弱,仿佛缺少生机似的,给人楚楚可怜的感觉。 “风前辈,这是什么情况?”李天微微一愣,压低声音询问黝黑老者。 “唉,子璇孙侄女得了一种怪病,体内生机不断消失,半个月前,丹会长为其诊断,发现子璇孙侄女的丹田中,盘踞着一道黑光,而那些流失的生机,正是被黑光吸走的。”黝黑老者小声解释道。 “后来,丹会长找到对策,施展秘方将那黑光封印,但没想到,还不到十天的时间,那道黑光便冲破了封印,更加疯狂地吸收着子璇孙侄女的生机。” “照这个趋势下去,子璇孙侄女坚持不了多久,最多半年时间,子璇孙侄女就会被吸成人干,毕竟她身子骨虚弱,修为境界也比较低……” “吸收生机的黑光?那是什么玩意?”李天皱起了眉头,心中觉得有些奇怪,这种病他还真没听说过。 “既然那道黑光要吸收生机,那就让子璇姑娘,服用一些增加生机的药物,这样虽然无法根除,但却能起到缓解的作用。”丹宏下意识地说道。 “唉,这个办法,林老头早就想到了,子璇孙侄女从小到大,就是靠着各种药物度日。” 黝黑老者叹了口气,“但人体对药物,会逐渐的产生抗性,一些药物在服用三五次之后,便会失去效果。” “到现在,从黄品到天品,凡是能增加生机的药物,子璇孙侄女都服用了个遍,已经没有什么灵药、丹药,能够为她提供生机了。” “而神品丹药本就珍稀,其中能够增加生机的,更是可遇而不可求,即便是我等,在没有丹方的情况下,也无法炼制出来。” “依靠药物,终归不是什么万全之策,还是要将黑光解决。”李天摇了摇头。 “聒噪!”就在几人低声交流时,一道凌厉的呵斥声突然响了起来,只见一位身穿青色长袍,脸色有些阴沉的中年男子,正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们。 “病人身体虚弱,最需要的就是休息,你们在这里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还不快给我滚出去?!” “风老头,还有你,小辈不懂事也就罢了,你身为神品炼丹师,难道也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将病人的安危放在眼里?!” 听到这近乎苛责的呵斥声,李天几人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尤其是那黝黑老者,身为炼丹师协会的副会长,他什么时候被人指着鼻子呵斥过? 但想到对方的身份,黝黑老者强忍着怒气,转而传音提醒李天两人:“算了,你们两个别出声,免得招来祸端,那家伙可不好惹。” 李天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能让风前辈忌惮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寻常货色,只是他也太霸道了一些,自己不过是小声交谈,便被说成不顾病人安危,那他刚才大声呵斥,岂不是有谋财害命的嫌疑? “古老头,你小题大做了。”丹尘子的脸色也不大好看,对方在他的地盘上,当着他的面呵斥李天等人,那不是裸的打脸吗? “小题大做?”中年男子脸上露出讥讽之色,“难道病人不需要休息?难道病房里可以肆意喧哗?” “丹尘子,我看你是黔驴技穷,找不到治愈之法,所以破罐子破摔,放任这些人在此喧哗!”

上一篇   第2894章 令牌

下一篇   第28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