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7章 调戏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2497章 调戏

“这是你今年的修炼资源,且收好了。”说完规矩之后,紫烟又拿出一个储物戒,递给李天。 “卧槽,竟然有上千株灵药,以及堆成小山的本源,至于灵石,一时间数都数不清楚!”李天神识一扫,顿时就被储物戒里的资源吓到了。 这么多资源,能比得上一个化神修士的家底了,他忽然就觉得,给紫大美女当药童,真的很爽。 “还有,你现在是我的药童,可是免费试用七级炼丹室,不用再交纳贡献点。” 紫烟淡淡地开口说道,“你若是喜欢,也可以在炼丹大殿中,选择一个专属炼丹室。” “这待遇,也太好了一点吧?”李天心中感叹,按照丹峰的计费标准,租用七级炼丹室,恐怕需要数百万贡献值。 但现在紫烟一句话,就能让他拥有一个专属炼丹室,这种感觉,简直爽上天了! 可惜的是,七级炼丹室没法租出去,不然他出去做任务的时候,还能捞一笔外快。 “你还有什么疑问?”紫烟又交代了几句,声音十分冷淡,就像是在完成某项任务,而不是在教导药童。 “疑问?好像还真有一个,不过紫大美……紫殿主你可别生气。” 李天瞟了她一眼,见她面色如常,便开口说道,“我就是好奇,你为什么要收我为药童。” “那个……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我先告诉你,我这个人守身如玉……” “砰!”他话还没说完,一道人影就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外面的墙上。 这道人影,自然就是李天了,紫烟羞恼至极,若不是看在他天赋过人的份上,只怕早就动手杀人了。 这么轻佻的话,宗主都不敢对她说,数百年前,有个新晋长老瞎了眼,在丹峰调戏了她几句,结果就被废除一身修为,并且逐出万剑宗。 从此之后,再也没人敢她的主意了,几乎都是暗恋,甚至连表白都不敢,怕被当成骚然,然后人间蒸发。 “打是亲骂是爱,这妞果然看上我了。”李天从地上爬起来,摸了摸鼻子讪讪地嘀咕道,“长得太帅没办法,就连殿主级别的美女,也会奋不顾身地扑上来。” “作为一个绝世美男子,其实我压力很大的,不管走到哪,都会吸引无数美女的注意力。” “最后一次,若是还敢污言秽语,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紫烟俏脸铁青,想她堂堂丹峰副殿主,竟然被一个药童调戏了,简直无法想象。 “明明是你让我问的。”李天很委屈,一脸无辜。 “你……”紫烟气结,一双美眸变得冷峻无比,如寒潭般千古不化。 “咳咳,那我换个问题。”见她即将动怒,李天连忙改口问道,“你是副殿主,那丹峰的殿主是谁?” “丹峰没有殿主!”紫烟强忍住心头的火气,没好气地吐出几个字。 “这么说来,你就是丹峰的掌控者了。”李天眼前一亮说道,“那我岂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死性不改!”紫烟俏脸一黑,她忽然就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人了。 “我哪里又说错了?”李天一脸懵逼,“莫非你还收了徒弟?” “好吧好吧,我勉强坐第三把交椅,权力什么的,我一向是看不上的……” “砰!”紫烟忍无可忍,直接关闭了炼丹室大门,但在石门闭合之前,她还是补充了一句:“平日我住在丹峰庭院中,你若遇到难题,可来寻我!” “这都什么人,太不负责了。”李天翻了个白眼,但也只能选择离开。 然而刚走出去没多远,一名值班弟子就跑了过来,态度恭敬地说道:“李师兄,外面有人找您。” 紫烟收药童的消息,已经在万剑宗传开了,值班弟子自然也知道李天的身份,所以把身段摆得很低,比见到长老还要客气。 “有人找我?男的还是女的?”李天一愣,下意识地询问道。 “是男的,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好像是化神中期修为,从宗门核心区域敢来的。”值班弟子如实回答。 “男的?那不见,我只见女的,而且必须是美女,比如说秦若雪,比如说长青。” 李天随口说道,“你去告诉外面那小子,就说我现在没空,让他等着。” “李……李师兄,这只怕有些不妥,他是江长老的门童,地位比核心弟子还要高几分,不宜轻易得罪。”值班弟子弱弱地说道。 “江长老?他是何人?”李天有些好奇,一个小小的门童,竟然就能媲美核心弟子,虽说宰相门前三品官,但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他是万剑宗的二长老,不仅权势滔天,掌控数百万弟子的生杀予夺,而且年轻有为,英俊潇洒,乃是万剑宗人气最高的美男子。” 值班弟子一脸崇敬地说道,“据小道消息,江长老天赋禀议,神格不下于天品,将来极有可能突破炼虚境界。” “那他的门童找我干嘛,莫非是我长得太帅,让他第一美男子的地位受到威胁了?” 李天想了想,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认识江长老,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两人之间,必然不存在什么交集。 “李师兄有所不知,那位江长老完全是个痴情种,对我们紫殿主倾心已久,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过来。” 值班弟子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说道,“可惜的是,他不受咱们殿主待见,每次都吃闭门羹。” “我觉得,他是想通过你接近咱们殿主,或者向你表达善意,毕竟咱们副殿主没有弟子,将来你是要……” 说到这里,值班弟子就不敢继续说下去了,丹峰副殿主收徒,那是何等大事,他一个小小的弟子,哪敢胡乱判断? “这么说来,他是上门送礼的?”李天面色古怪,心里有些不敢相信,万剑宗的二长老,真正数一数二的大人物,竟然有求于他! “这个……或许是,或许不是,小的并不知晓。”值班弟子摇头,不愿多说。 “八成是来巴结我的,有必要出去看看。”李天思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