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我要是烦躁起来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234章 我要是烦躁起来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朱雀听到这个成员说出这些话之后,马上厉声问道。 那名龙魂成员似乎很有底气一般,再次硬气的说道:“本来就是,如果他们能够和我一样打掉对方的火力点,我们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都没有问题。” 打掉了几个大型火力点之后,他们就不会被压制的头都不敢抬了,尤其是撤退的时候,几个大火力点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龙魂死亡的人员,几乎都是那几个火力点造成的。 朱雀听到对方再次那么理直气壮的说出来之后,只感觉到内心一股无名之火猛然间窜了出来。 你要是能打掉,之前的几枪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李天刚刚打完,你那边就打掉了? “你叫陈锋是吧,你告诉我,你心里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 “我……” 那名男子犹豫了一下,其实他内心还是很赞同自己这个老乡的话的,都是那几个狙击手没有完成任务,否则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伤亡。可是他又不敢直接说出来,这属于推卸责任,他虽然很想把责任推卸掉,但是他也知道一点,领导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人了。 所以他犹豫了,而这个犹豫,某种程度上指的就是我同意他的话,责任并不在我,或者不全在我身上。 另外几名狙击手在旁边都被气的不行,这两个人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毫不犹豫的就把几人给出卖掉了。 现在最清楚朱雀内心想法的,就是那名一直站在朱雀身边的银龙臂章拥有者了,他能够感受到朱雀现在的怒火,他能够想象到这里有些人的命运。 “他叫什么名字?” 朱雀没有再看向两人,而是扭头问了一下旁边的那位。 “报告,他叫陈明,和陈锋来自一个村子。” “那好,回去给他们每个人送五十万的抚恤金吧!” 朱雀冷冷的说了一句,突然间从身上拿出一把手枪,朝着两人的脑袋就开了两枪。 两个人做梦都不会想到,朱雀竟然会做出这么极端的事情来,以至于两人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两具尸体应声倒下,龙魂所有的人都看傻眼了。 “我可以容忍你们失败,但是绝对不会容忍你们背信弃义,不会允许你们推卸责任!今天,你们在场的都给我记住了,要是感觉做不到这两点,那么就给我滚出龙魂,下次要是被我发现了,依旧是今天这个结局!” 自己冲动,莽撞,不听命令也就罢了,竟然还推卸责任,不惜出卖自己的战友来换取原谅,这种人有什么资格活在世界上。 朱雀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同样也是一个狠人。她对别人狠,甚至对自己也狠。不狠,能在这么小的年纪就修炼出来内力吗?不狠,她能把李天玩弄在鼓掌之间吗? “把这些人送走吧。” 朱雀看见这一幕,直接吩咐旁边的人说道。 “可是我们的任务……” 那名银龙臂章的拥有者有些疑惑的问道,难道这次任务不要了吗? “任务?就指望他们吗?已经有人替我们解决了,把他们带回去,该治伤的治伤,该发抚恤金的发抚恤金,另外,把这件事完完本本的告诉青龙,让他给我彻查一下龙魂,这种败类,是我们龙魂的耻辱!” “是,我马上去做!” 说完,那个人直接就命令几个没有受伤的驮着尸体,受伤的自己能走的就跟在后面,不能走的和别人一起搀扶着走。 就在不远处,有他们的直升机,回到华夏国,只不过是几个小时罢了。 而朱雀,就远远的站在这里,看着不远处的敌人营地。 此时营地里面已经起了大火,能够听见连绵不绝的枪响。 朱雀知道,那个人还是做到了,如果条件允许,她甚至都能够坐在这里喝点咖啡。 如果,这样的人能一直在自己身边,那么还有什么事能够难得住自己? 朱雀深呼吸一下,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有些渴望这个男人。同时,她也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眼神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 为这个男人,做什么都不为过。只要……他能够留在身边。 …… 大概过去了半个小时,李天满身血迹的朝着朱雀这边走来,看到李天狼狈的模样,朱雀突然间很想笑,最好是能够递给他一面镜子,让他自己看看。 “三百八十二个,一个都没跑掉。” 李天把手里的枪一仍,便咧开嘴笑了起来,满脸的鲜血,只有牙齿是白的,在黑夜当中特别显眼。 “那几个人,我给杀了。” “哦。” 李天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朱雀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对于龙魂成员,李天一点好感都没有,杀了就杀了呗。 “任务算是完成了吧?我们现在回去?” “先给你找个地方,让你休息一下吧。” 李天现在浑身都脏透了,而且两个人也忙碌了十几个小时,休息一下再回国也没有什么问题。 “行啊。” …… 两个人,朱雀开车,开了两个小时,来到了比较繁华的一个城市,在那边两人找到酒店,住了进去。 李天全身的衣服都没扔了,还是朱雀又亲自去给他买了一些回来。 朱雀正在房间里面思考一些事,李天突然间打开门走了进来。 “有事?” “没什么大事,问问你什么时候休息。” “马上就休息了。” 朱雀感觉到李天这么晚了来自己房间似乎是有点不对劲,当她说完的时候,就看见李天径直坐在了她的床上,和她靠在了一起。 “既然这样,那我们一起休息?反正我们两个也早就已经那啥了,今天杀了好多人,感觉心里不是很平静,有你在身边的话,会好一些。” 李天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旁边的朱雀整个人都傻掉了。 “我能说拒绝的话吗?” “当然可以,不过你拒绝了没用,我要是烦躁起来,可能会直接用强的,所以……” 这算是威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