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4章 令牌是偷来的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2094章 令牌是偷来的

这群人是炼丹大殿的护法者,实力深不可测,而他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保卫炼丹师的安全,维持大殿的正常运转。 外面那些护卫,就是他们的下属势力,而且实力也很强大,几乎没有低于金丹期的存在。 他们刚才听到动静,立马就赶了过来,结果看到李天这个毛头小子,竟然正在袭击葛长老。 葛长老他们是认识的,在药香阁中排名二十四,地位虽然比不上十大长老,但还是很有话语权的。 同时,他炼丹的天赋也不差,早在多年之前,就达到了玄品后期,现在隐隐有要突破的趋势。 而一旦突破玄品巅峰,那他的排名就会水涨船高,成为排名前五的存在! 只不过他行事颇为霸道,平时没少以势压人,欺凌弱小,所以名声不怎么好,并且有很多仇家。 “你们是炼丹大殿的护法者?”李天沉声问道。 “没错,小畜生,你现在知道怕了吧,任凭你实力再强,也不可能是这几位护法的对手!”小老头嚣张地说道。 “臭小子,这里是炼丹大殿,药香阁最重要的地方,你竟然也敢混进来刺杀长老,简直是无法无天!”钱护法冷声道。 他们并不觉得,李天会是堂堂正正走进来的,因为只有长老和某些天赋秉异的核心弟子可以进入。 而李天不过十七八岁,面孔也很陌生,只怕连药童考核都不能通过,自然不会是这两种人。 “小兔崽子,我不管你有什么背景,来我们炼丹大殿闹事,最后的结果都是死路一条!” “不错,我们药香阁,可是皇族商会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不是你这种废物可以得罪的。” “更别说你行刺的是葛长老,药香阁中排得上名号的人物,杀了你都算轻的!” 其他几位护法,也纷纷开口呵斥李天,仿佛他犯了什么大罪似的。 李天眼中寒光一闪,体内的灵力再次运转了起来,如果这群护法敢动手的话,他不会有任何犹豫,直接干翻他们。 这些护法的实力虽然强悍,但他李天也不是好欺负的,更何况他是药香阁的二长老,时候未必会受到惩罚! “这里不能打斗,免得影响到其他人,你们几个,把他抓起来扔进地牢!”钱护法说道。 “臭小子,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让我们打碎你的丹田,捏断你浑身的骨头?”一个护法面色狰狞地瞪着李天。 “哈哈,赵杰,你这不是为难人家吗,进了药香阁的地牢,那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说得不错,下面的地牢,可是看押魔修的存在,里面常年有炼毒大师光顾,动不动就有人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另外两个护法应和道,他们之所以告诉李天实情,就是想看看他惊恐的样子。 只可惜,李天并没有任何表情,就那么站着冷眼旁观,仿佛自己置身事外似的。 “小兔崽子,没想到你还挺硬气的,不过进了地牢之后,你就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赵杰大笑道。 “你们这么急着抓我,难道就不调查一下,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李天目光冰冷地说道。 “还能发生什么事,当然是你用某种手段潜进炼丹大殿,企图对葛长老不轨,但却被侍卫拖住了,没有第一时间得手!” 钱护法不假思索地说道,这虽然是他的猜测,但却非常合乎情理。 “臭小子,早点跪下来听候发落,难道你想为自己脱罪不成?”葛长老脸上无比得意,同时又带着一抹狰狞之色。 等李天被关进地牢之后,他会请药香阁的炼毒大师出手,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就在这个时候,李天非但没有惧怕,反而突兀地笑了。 “臭小子,你不会是想装疯卖傻,然后趁机从这里逃出去吧?” 赵杰面带嘲讽之色,“只能说你太天真了,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就绝对会被押进地牢!” “哦,你确定?”李天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如果今天我能安然无恙地走出去,那你怎么办?” “笑话,冒犯了我们药香阁,你竟然还想走出去,你要真能做到,老子跪下来给你磕头,并且叫你三声爷爷!” 赵杰放肆地大笑了起来,他觉得李天得了妄想症,乱闯炼丹大殿,冒犯地位尊贵的长老,居然还想不受惩罚,这怎么可能? 其他几人看向李天的目光,也变得很是怪异,仿佛是在看一个小丑似的。 “既然你这么诚心,那我就吃点亏,收下你这个孙子!”李天手掌一翻,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块漆黑的令牌。 这块令牌正是大长老给他的,能够证明他的身份,想来应该会有点作用。 “这是长老令牌,难道你也是药香阁的长老?”几位护法脸色一变,尤其是赵杰,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他心里忽然就有种不详的预感,觉得自己真有可能赌输,要当着大家的面下跪。 毕竟李天不是傻子,他之前那么有恃无恐,肯定有所倚仗,现在果然出现了意外。 如果李天也是药香阁的长老,那这件事反而就不好处理了,因为这是私人恩怨,他们没资格插手。 他们这些护法唯一能做的就是,请两位长老出去闹,然后把事情告诉大长老,让他来处理。 在场只有葛长老不觉得意外,如果李天不是长老,他又怎么会进入炼丹室呢? “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什么东西!”李天低喝道。 “这……这真的是长老令牌!”赵杰凑过来一看,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蹬蹬蹬地后退了几步。 但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朝着李天大吼道:“我知道了,这块令牌肯定是你偷来的!” “以你现在的实力,恐怕连核心弟子都不是,怎么可能成为长老?” “没错,老夫在药香阁待了上百年,从来都没见过他,这块令牌必然是他夺来的!” 葛长老心中一喜,连忙站出来作证,冷声道,“不知道是哪位老友,遭了这个小畜生的毒手!”

上一篇   第2093章 大殿护法

下一篇   第2095章 惩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