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5章 阵法异变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2025章 阵法异变

当众打赌,而且大家都亲眼看到结果了,他要想狡辩,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可是赌约太大,几乎要把小命交给对方,他怎么可能答应? “这么多人看着,你不会是准备赖账?”李天说道。 “我……”赵大师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悲愤地说不出话来,只能给许长老使眼色。 “李道友,刚才不过是几句戏言,没必要太较真。”许长老有些无奈地说道。 人是他请来的,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出事,更何况姓赵的的确是阵法大师,以后少不了要求他。 “戏言?他要是赢了我,只怕不会这么想。”李天说道。 “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赵大师忍不住说道。 “废话,当然是让你兑现承诺。”李天又想了想,“这样吧,念在你修行不易,我给你一个赎命的机会。” “哼。”赵大师冷哼一声,脸色难看,但却没有反驳。 “很简单,拿灵药法器来买!”李天眼中闪过一道绿芒,“赵大师的阵法造诣深不可测,进遗迹就跟玩一样,肯定不缺这种小物件,随便给几十个就行了。” 李天现在最缺的就是修炼资源,上次为了购买本源之物,他把全身家当都砸进去了。 如果不抓紧时间赚一笔,只怕连去星阳大陆的路费都没有。 听到这话,赵大师面皮抽搐,脸色顿时就黑了。 什么叫小物件?法器和灵药都是筑基期难求的宝贝,最垃圾的也要好几千灵石,还特么几十件,就算他砸锅卖铁也不够! “李道友,你说笑了,一次性拿出这么多资源,即便是我们许家,也要元气大伤。”许峪满脸苦笑。 “许长老过滤了,不过是一点修炼资源而已,赵大师肯定给的起。”李天笑眯眯地说道。 “小辈,你太放肆了!”赵大师怒斥一声。 “赵大师,你不会是想说,自己不值这点东西吧?”李天瞥了他一眼,估摸着说道,“算了,我给许长老一个面子,十株灵药,十件法器或者价值相仿的灵石,这是我的底线。” 赵大师脸色铁青,咬牙甩出一个储物袋,里面有十多株灵药,七八万灵石,差不多达到了李天的要求。 “赵大师果然爽快!”李天接过储物袋一看,顿时就笑了起来。 “哼,诸位道友,这道阵法老夫无能为力,我们之间的约定就此作罢!”赵大师一甩袖子,恼羞成怒地走了。 这次栽在一个筑基期小辈手里,他的脸都丢尽了,恨不得立马飞出禁地之山。 “赵大师,此处灵气浓郁,是外界的三倍,不妨留下来修炼一番。”许长老劝说道。 可惜赵大师去意已决,连头也没回一次,很快就消失在山林中。 “现在就连赵大师都走了,我们该如何是好?”一个散修担忧地说道。 “姓李的,你太嚣张了,竟然逼走赵大师,断我等机缘!”陈晨眼中闪过怨毒之色,把责任都推到李天身上。 “对,陈少说得不错,如果不是这个臭小子搅局,赵大师就不会离开!” “狗日的,连金丹都没突破,竟然还敢跳出来蹦哒,谁跟我去弄死他!” 听到这话,众散修顿时就怒了,气势汹汹地瞪着李天。 要不是有许家护着他,只怕这群人直接就冲上来了。 李天冷冷地看了陈晨一眼,没想到他被打了一顿还不老实,还敢跳出来兴风作浪。 那个赵大师学艺不精,根本就破不开阵法,结果现在成了李天的过错,陈晨这是要借刀杀人! “诸位道友息怒,还请听我解释……”许峪脸色一变。 如果得罪这么多人,许家绝对扛不住,到时候非但拿不到机缘,反而会把自己陪进去。 就在众人蠢蠢欲动的时候,李天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就那么安静地站在阵法之前。 “臭小子,我看现在谁能保你!”陈晨目光阴冷,脸上闪过一丝得意。 许蕴寒则是满脸关切之色,可惜面对众多暴怒的散修,她什么都做不了。 “破阵虽然复杂,但破解却是不难。”李天暗自嘀咕一声,随即伸出双手,接连拍出数百道灵决。 跟赵大师的情况不同,这些灵决并没有融入阵法,也没有立即消失,而是环绕阵法旋转了起来。 “大家快看,那是什么情况?”一个面相阴柔的中年男子大声惊呼。 “那小子在干什么,他不会是想害死我们吧?”另一个散修说道。 “大家块动手,别让他激活古阵,否则我们都有陨落的风险!”陈晨鼓动一众散修出手。 此时,阵法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通透无比的薄膜光幕,变得漆黑如墨,同时散发出浓郁的魔气。 而那数百道灵决,更加激烈地旋转着,不断跟自然而出的魔气融合,声势浩大。 “杀了他!”一个金丹后期修士大吼,瞬间挥刀冲了出去。 他记得很清楚,刚才那个老者,就是被这种黑气腐蚀成脓水的。 “一起上,不能让他得逞!”几个大汉也冲了过来,浑身气势大涨,猛地一拳轰向李天的后背。 一时间能量激荡,灵力如潮水般翻涌,各种拳脚、招数不要命地砸向李天,恨不得把整个深渊都连带着打爆。 出手的人太多了,而且大部分都是金丹修士,不出意外的话,李天必然会被轰杀成渣,哪怕是许家也无法保他不死。 李天头皮发麻,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危机,甚至背后的皮肤已经有些刺痛了。 他看不到漫天而来的攻击,躲闪也肯定来不及了,哪怕他把鲲鹏法和无上道基运转到极致。 在这个时候,李天一咬牙,没有选择躲避,而是更加快速打出几道灵决,接着如饿狼扑食一般,撞向黑乎乎的光幕。 “李道友,你……”许韵寒失声惊呼,俏脸吓得煞白,许峪也摇头叹气,仿佛看到李天被黑气腐蚀干净的画面。 “死无全尸,小畜生,你想不到吧,最终会落得如此下场!”陈晨神色狰狞地说道。 但是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满脸都是难以置信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