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2章 发难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2022章 发难

还不到一眨眼的功夫,这片空间就变成了剑意肆虐的地狱,以巨大的石碑为中心,剑意如同层层叠得的海浪,不断朝四周席卷而去。 一众魔修瞪大了眼珠,为首的黑袍头领更是心中大骇,浑身寒毛都快炸了,感受到剧烈的生死危机! 他们完全没想到,李天不过是个筑基期的小臭虫而已,竟然能发挥出如此强大的威势。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滔滔剑意翻涌而来,犹如汪洋倒置一般,整片天空都被侵占了。 他们来不及抵挡,更提不起抵挡的念头,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逃,逃得越远越好,甚至退出禁地之山,再也不回来。 黑袍首领反应最快,几乎是一瞬间就催动灵舟,往之前来的方向飞去,其他人也慌乱地紧随其后。 剑意袭来,仿佛万马奔腾,后面那几艘灵舟直接粉碎成渣,那些修士更是被切割成一块块碎肉。 像是下了一场血肉之雨,无数肉片鲜血低落高空,然后下面的林地,场面极其骇人。 这还没完,前面那几艘也受到了攻击,灵舟照样被切成残破碎片,几十个魔修大吼着激发潜力,抵挡汹涌澎湃的剑意。 魔气滔天而起,几乎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内,下一刻,就全部凝结成盔甲、血盾等防御物品。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作用,魔气防具瞬间支离破碎,魔修也被尸解,变成一堆堆碎肉。 黑袍首领动用秘法,几乎损耗了大半精血,这才逃出了剑意肆虐的范围,他没有做任何停留,头也不回地逃了。 除了他之外,其他魔修全都死了,而且死得非常凄惨,连一条完整的胳膊都找不出。 这几乎是一场大屠杀,在提升到石碑的剑意面前,金丹巅峰修士也只能避其锋芒,境界稍低的魔修,更是瞬间爆成血雾。 可怜来势汹汹的天魔宫,连神灵墓穴都没有找到,直接就成了李天剑意下的亡魂,只有一个头领逃出生天。 看着如此血腥的场面,李天眉头微皱,心中有些不适,但想到天魔宫所犯下的罪行,他就好受多了。 李天收好石碑,也没有去追魔修首领,直接回到阵法中心,准备带着许韵寒去找许峪等人。 魔修首领随时受了伤,但他好歹也是金丹巅峰,甚至超越金丹巅峰的修士,谁知道他有没有准备后手? 李天的倚仗,不过是鲲鹏法、无上道基、玄烨药鼎和这块石碑而已,其中能危害到金丹巅峰的手段已经用过了。 回到石碑林前的时候,许韵寒已经完成了参悟,体内的粉色雾气也祛除干净了。 “李道友,之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清醒过来之后,她并没有给李天摆脸色看,而是略带歉意地道歉。 她觉得自己以前太过分了,不应该那么鄙视他,再怎么说,人家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许小姐,过去的事既不必提了,我没放在心上。”李天摆了摆手,“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是,如何找到其他人。” “我有办法,其实除了令牌之外,我还有一件异宝,可以感应到家中族老的位置。” 许韵寒说道,这是她为了以防万一带上的,没想到这次真能派上用场。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现在就动身,我怕他们出意外。”李天说道。 陈晨之前敢对许韵寒下手,很有可能得到过陈家的许可,准备在这次行动中彻底撕破脸皮,干掉许家的中坚力量。 如果许家没有防备的话,只怕真的会遭受屠戮,以至于元气大伤,失去三大势力的位置。 许韵寒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立即拿出一艘灵舟,带着李天两人去找族老。 三人依旧是往山脉深处走,周围渐渐有修士出没,不过都是没有根基的散修,修为也不怎么样,大多是在金丹初期。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李天就看到一处巨大的深渊裂口,宽度至少有七八米,下面是黑漆漆的一片,光线照不下去,根本就看不到底部。 深渊裂口附近围满了修士,但大部分都是散修,分布散乱,实力越强的越靠近深渊,甚至有几个就站在深渊裂口附近。 三大势力的人也都到了,许家和陈家站在最前方,海族商会则站在侧面,似乎很低调的样子。 让李天感到诧异的是,陈晨并没有被打死,他也在这里,只是浑身伤痕,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也几乎变成了猪头。 不过这也正常,海族商会设在海天城,平时自然没少跟各大势力打交道,陈晨这么出名,甚至被冠上了天之娇子的名头,自然会被海兽认出来。 许韵寒收好灵舟,跟李天两人一起穿过了人潮,来到许家占领的地方。 “许小姐,你没事吧?”看到三人,许峪立即迎了出来,满脸关切地望着许韵寒。 “没事,不过我的令牌失效了。”许韵寒摇了摇头,但看向陈晨的时候,目光冷得可怕。 之前要不是有李天相救,她只怕就被这个畜生玷污了,甚至还会死在他手里。 许峪先是一惊,随即解释道:“因为空间波动的原因,令牌确实有可能失效,不过大部分族人已经过来了。” 许韵寒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许峪则把目光投向李天,道: “李道友,还请随我来,这边是深渊的入口,根据我们掌握的信息,神灵之墓就在下方。” 李天眉头微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这里算不上风水包地,甚至有些阴邪,并不适合选作墓地。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这只是他的个人感觉,更何况来了这么多人,应该不会出这种没智商的问题。 “你们如何得知,这里就是神灵之墓?还有,大家为什么都不下去?”李天随口问道。 “根据典籍记载,神灵是葬在深渊裂缝之中,而此处就是入口。”许峪解释道:“只不过这里有阵法笼罩,没人能下去。” “许长老,这就是你嘴里的阵法大师?笑死我了,看他这个样子,只怕连毛都没长齐,怎么可能通晓阵法之道?” 就在这时,一道刺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上一篇   第2021章 灭杀魔修

下一篇   第2023章 打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