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8章 残破宝图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1988章 残破宝图

看着无尽海水突然翻腾,瞬间将自己围在里面,重新形成一道水天大阵,血馗脸色铁青,暴露异常地望着李天。 啪啪啪! 他脸上火辣辣的疼,像是被人抽了好几个耳光,而且其他海盗看他的眼神也变了。 “谁说我出不来?”李天满脸玩味之色,一步一步地上前,径直走到阵法边缘才停下。 “臭小子,你太放肆了!”血馗整张脸都被打肿了,无比憋屈地说道。 他好歹也是血煞海盗团的二当家,在整个无尽海排得上名号的存在,今天竟然在一个筑基小辈面前折了面子! 要不是有水天大阵阻拦,他绝对会抽出血剑,直接将李天大卸八块。 “那又如何?”李天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 “竟然敢这么对二当家说话,臭小子,你这是在找死!”一个血煞海盗团的成员怒吼道。 “筑基境的垃圾,老子一根手指头就能弄死你,还不给我解开阵法?”其他成员也凶神恶煞地叫嚣起来。 现在所有海盗都被水天大阵包裹在内,而且他们之前布阵靠的是阵盘,根本就没有破阵的能力。 就连血馗也束手无策,在这道阵法面前,强如许峪也只能暂避锋芒,他同样是金丹巅峰修为,自然毫无办法可想。 “什么傻逼玩意,别忘了你们的处境!”一个水龙商队的金丹修士嘲讽道。 “死到临头了还敢嚣张,血煞海盗团的人果然厉害!”众人纷纷附和。 刚才被围在阵法里的时候,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气,现在正好发泄出来。 “血馗,没想到吧,你也会有今天。”许峪吞了几颗疗伤丹药,脸色阴沉地走了出来。 “哼,水龙商队也不过如此,若非有外援相助,你们绝对破不了水天大阵。” 血馗冷冷地瞥了李天一眼,现在局面逆转,不但到嘴的鸭子飞了,自己也陷入危机,都是这个小人物从中作梗。 “有本事就放了我们,来真刀真枪地打一场!”血煞海盗团的人怒吼道。 “呵呵。”李天冷笑一声,这群海盗还真幽默,这道水天大阵可是他们布下的,现在只能说是作茧自缚,怨不得其他人。 “你们真够卑鄙无耻的,连最后那点脸皮也不要了,刚才怎么不说这种话?” “依我看,就该下毒弄死他们,免得留下来是个祸害。”水龙商队的人反驳道。 血煞海盗团的人脸色一变,这才想起自己成了瓮中之鳖,如果对方下毒,恐怕所有人都要死在阵里。 “我身上正好带了几种毒药,无色无味,能够消融灵气,二十四个时辰之内让他们彻底丧失战斗力。” 许韵寒打开几个瓶子,黑色的液体顿时冒了出来,很显然,这些东西不比之前的毒物差多少,简直能杀人于无形。 如果这几瓶毒药倒进去,只怕血煞海盗团的人就完了,不用大家出手,迟早会被附近的海族分食。 “慢着!”血馗低喝一声,冷冷对李天说道:“小娃娃,我劝你还是解开阵法,我们无冤无仇,你没必要来蹚浑水。” “我们要是死了,整个血煞海盗团都会跟你不死不休,你可要考虑清楚!” 几个金丹修士色厉内荏地说道,话里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他们相信李天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小友不可,血煞海盗团的人反复无常,你别上了他们的当!”许峪脸色一变,连忙阻止道。 大家心里很清楚,李天成了这场战争的关键性人物,他要是倒向血煞海盗团,水龙商队就绝对没有活路。 “跟他们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你确定要打开阵法?”许韵寒皱起黛眉。 “这就要看你配不配合了,只要你答应今晚帮我暖床,什么都好说。” 李天满脸贱笑地看着她,眼睛不老实地瞄来瞄去,尽情欣赏她的妖娆曲线。 “下流!”许韵寒俏脸一红,有些羞恼地啐了一口。 “哈哈,小子,我倒有个主意,你打开阵法,我擒下这个女娃送给你,到时候随你玩弄如何?”血馗笑道。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比较特殊,不喜欢对美女用强。”李天摇了摇头,笑眯眯地说道:“不过,只要你们给足我好处……。” 许韵寒轻咬着嘴唇,虽然恼怒李天粗俗无礼,但心里还是有丝丝感激之情,毕竟他是整个商队的救命恩人。 至于这群海盗怎么处理,其实她们也没想好。 血煞海盗团实力雄厚,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招惹的,而水龙商队只为求财,没必要跟海盗死磕。 所以许峪等人并没有阻止李天,他这么敲诈勒索,自然不会威胁到水龙商队。 “呵呵,敢打劫我们血煞海盗团的人,你还是第一个!”血馗眼中闪过冷芒。 “臭小子,你最好给我收敛点,以后犯在我们手里,老子会让你生不如死!” 海盗团的人肺都快气炸了,他们纵横无尽海数百年,从来都没有这么窝囊过。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谈了。”李天摊了摊手,一副我也很无奈的样子。 “你……”血馗憋屈不已,胸口剧烈起伏着,半响才说道:“你想要什么?!” “你们损坏水龙商队的船,赔个几万灵石不过分吧?你们打伤许长老,再赔个几万灵石不过分吧?” 李天淡淡地说道:“最主要的是,你们让我浪费了大半身灵气,怎么说都要补偿四五万灵石。” “你简直欺人太甚!”一个金丹修士忍不住呵斥道。 这么加起来,只怕都有十几万灵石了,真特么以为血煞海盗团的灵石,全是大风刮来的? “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们,十万灵石外加二当家的储物戒,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李天冷声道:“大名鼎鼎的血煞海盗团,不会连这点东西都拿不出来吧?” “好,我给!”血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李天眼前一亮,连忙将阵法打开一道口子,血馗黑着脸甩出两个储物戒。 “二当家果然痛快!”李天接过储物戒,先打开血馗佩戴的那只。 储物戒内空空如也,诺大的地方,竟然什么都没有,哦……不,里面只有一张古旧的破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