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1章 偷袭老魔头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1771章 偷袭老魔头

李天真的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了天魔宫的宫主! 他穿着天魔宫所独有的长袍,正在这一处古地之中修炼。看起来这个荒凉得连骨兽都没有的地方,就是他的机缘之地。 传闻天魔宫宫主曾经误入过死灵界,众人以为他身死,结果他强势归来,击杀上一代宫主,成为天元大陆人族第一强者。 随后,他能够自由出入死灵界,甚至掌控死灵大军,所向披靡。 种种传闻,李天都曾经听闻过,现在回想起来,竟然还将一切都串联起来了。 这名修士,就是天魔宫宫主! “不好,他竟然在尝试突破金丹之境!”李天目光闪烁着,没有想到。天魔宫宫主竟然在这里尝试突破金丹之境! 若是让他成功,那么对北剑仙门来说,那就是一场灾难! 几乎在一瞬间的,李天就下定决心,绝对不能够让他成功! 他必须阻止天魔宫宫主进入金丹之境,否则一切都得完蛋,天元大陆都无人能够阻挡他! “这个老鬼,选择在这里突破金丹之境,也是够狡猾的。”李天沉思,目光凝重。 这个地方,时不时会有空间裂缝产生,那些体型庞大的骨兽根本不敢靠近,都躲得远远的。 而且修士也一样,这个地方荒凉无比,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坠入某个位面之中,被位面之力给绞杀。所以除了像李天这种想要回家的修士之外,根本无人会来这里。 天魔宫宫主选择这里进行突破,绝对是占据天时地利人和。 “这个老鬼气息开始攀升,可能不要一天的时间就能够突破到金丹,不行,我得找个机会赶快下手!”李天心思快速转动着。 如果他没有出现在这里,刚好赶在这个时间,那么肯定的,天魔宫宫主就会完成突破,北剑仙门的噩梦就会到来。 但是既然老天爷让李天撞上了天魔宫宫主突破的关头,要是李天不搞些什么,那就真的对不起良心。 于是,李天打起十二分精神,在防护阵法之外观望着。 这阵法之所以能够存在这么久,很大的原因在于它就是一种独特的草木阵法。 这种草木阵法,既不是以草木为媒介,也不是以天地之力为能量。而是以白骨和死气分别作为媒介、能量,在死灵界能够通过巨型白骨和死气,一直维持着阵法。 当然,归根结底它都是和草木阵法同根同源的,所以李天自信,全神贯注之下,能够在几个时辰之内破解。 李天没有敢将背后的水晶骷髅放下,他怕闹出动静引起那个老魔头的警觉。 所以他背着一万多斤重的骷髅,在阵法周围转来转去,打出一道道法决,没入古老的阵法之中。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过去,李天额头上面冒出豆大的汗珠,衣服已经全部湿透。 阵法他已经破去了大半,而阵法之内,那个老魔头的气势也越来越强,逐渐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怕是用不了多久,他就要进入金丹境界,到时候怕是天下无人能敌。 “给我破!”李天双目之中露出璀璨的光芒,他运转灵力,击碎了骨山之中一块巨大的骨那是阵法的阵眼。 随后,无数块骨发光,阵法的运转刹那间被李天切断,李天迅速地打出无数道法决,牵引着磅礴死气,使得阵法运转在这一瞬间混乱起来。 轰! 一声轰鸣巨响,阵法直接就被李天破去。 而此刻,老魔头正在积蓄能量突破,似乎没有察觉到李天的到来。 不灭拳!! 李天怒吼一声,直接动用了浑身八成的能量,化为恐怖的能量风暴,直接笼罩了老魔头! 拳光咆哮,毁灭性的能量之中带着一点点水晶光芒,使得拳光再度增强。 这一拳,是李天有史以来打出的最强一拳!! 哪怕对方是筑基巅峰强者,估计都要被李天这一拳给重伤。 呼啸的能量,无尽的拳光犹如巨浪一般,直接将老魔头的淹没。 老魔头此时正在突破境界,在那股威压来临的那一刻,他睁开双眼,脸上满是骇然之色。 不过这一辈子在死灵界经历了无数生死,他经验丰富,立马催动一件在死灵界得到的保命秘宝,撑起一道防御光幕。 砰! 这是一场无比可怕的碰撞,如同行星撞击一般,可怕的能量被点燃,虚空都沸腾起来。 老魔头周围的骨,全部都被能量淹没,化为灰烬。 呼! 打出这一拳,李天剧烈地喘息着,他没有犹豫,直接从储物戒里面拿出一瓶灵血,随后喝下一大口。 磅礴的血气海流几乎是一瞬间就被体内的水晶轮盘给全部吞噬,开始转化为自身的能量。 得手了?李天目光闪烁,修士在突破的情况之下,一旦被打扰,很有可能走火入魔,况且自己用的还是杀招。 “谁!?”然后对方的一声怒吼,直接就让李天一顿,如芒再背。 “杀你的人!” 没有多言语,双方之间的身份就决定了是死仇,既然对方没有死,李天再度杀出。 他早就做好准备,此刻拿出十多面小旗,带着无比恐怖的威压,裹挟着乌云降临而来。 十多面小旗,根本不需要李天太过灵力操控,它们变大,产生了滔天雷霆。 “杀!” 一道道雷霆在李天的操控之下朝着灰尘之中那一道模糊的人影劈去。 这一刻,老魔头的面色大变,他没有想到,一个照面对方直接下杀招,铁了心要自己的命。 老魔头自认在死灵界没有得罪什么人,一直安安心心的修炼。但对面那一名修士,明显出手杀招,和自己有生死之仇一般。 老魔头憋屈,只能够撑起灵力光幕阻挡,突破的中断,气血上涌,灵力肆意冲击,使得他体内的道台都不稳。 轰! 雷霆光柱轰击而下,毁灭性的能量无穷,老魔头一时防御不及,直接倒飞出去,头发都竖了起来。 “该死!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对付老夫!”老魔头咆哮,看清楚了对方的脸,是一名青年。 他自认,连这名青年的面都没有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