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7章 阳丹殿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1527章 阳丹殿

既然他们说自己木讷,那么李天就装成一副木讷的样子,干脆不说话。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你这小子的身份腰牌在哪里,我去给你办一个丹徒身份。”王阳温和道。灵舟上他的长发纷飞,倒是显得格外英俊。 如此天骄,其地位不比第一弟子北影差,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高于北影,直接与长老并列,足以让任何少女心动。 但是李天觉得,这个王阳,不如取名叫王阴,人有些过于的阴柔了。 “谢谢王丹师,弟子此前一直是杂役弟子,没有身份腰牌,只是随便办了一个药童身份。”李天将药童的令牌递给去给了王阳。 王阳看了看李天,结果令牌,神色如常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一只手还碰到了李天的手腕。 “木天是吧,以后你就跟着我了,保你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有什么。”王阳保证道。 李天只是一直点头,继续木讷地看着他表演。 说实话,李天总感觉,这个人招自己为药童,似乎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李天没有直接说出来,继续保持木讷样。 以他的修为,足以应对一切突发情况,到时候他简要的学些炼丹技术,就能够自己单干。 毕竟这个王阳看起来人有点怪异,水平应该还是有的,宗门的黄品炼药师不过十来位罢了,能观看他们炼丹,显然也是一种机会。 “草木之道,只是理论基础,实际炼丹,应该还是会牵扯到一些灵力变化,草木混合变化等等……”李天沉思。 炼药师如果真的那么容易的话,北剑仙门每三年招募数十万弟子,也不至于这么多年来只有不到百来个炼丹师了。 李天暂时熟悉理论知识,还需要将草木变化运用到实际炼丹之中,毕竟在炼丹过程之中,一点火候的变化,都可能引起整炉的毁灭,甚至发生炸炉的惨状。 “前面拿出府邸阳丹殿,就是师门为我准备的,阳丹殿的后面有多处庭院阁楼,你随便选一处去住就好。” “好。”李天木讷回答,心里疑惑,这王阳之前就没有招募丹徒吗? 当然这话他不会说出来,反正自己是来学炼丹的,学成了之后就离开。以他的修为,也无惧王阳耍什么手段。 进入阳丹殿,周围被大阵笼罩,迎面便感觉一股浓厚的丹香,带着一股舒适的气息,全身的毛孔都随之舒张起来。李天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流动都加快了几分,可见非凡。 李天想想自己此前居住的小石屋,与王阳的宫殿一对比,便感觉十分寒酸。 院子里面此刻正浮动着数到玉简,都是有人来请王阳炼丹所开出的一些条件,一般来说,炼制一枚自己想要的丹药,需要集齐三份药草,如果炼药师没成功,不需赔偿,如果成丹了,那么修士还需要支付多余的灵石。 所以说,一旦灵药、灵草经过炼丹师的炼制成丹之后,那身价简直能够翻上数十倍。 “你第一次来,我就带你见识一下炼丹的过程。”王阳道,看李天的目光总是怪怪的。 王阳随手取了一道玉简,读取了里面的信息,道:“需要炼制低品的破阶丹三枚,三百枚灵石的酬劳,倒也是舍得。” 王阳随手拿过一个储物戒,这些东西都是靠着灵兽送达,一般来说,是不允许求丹者进入丹峰的。 丹峰也是北剑仙门唯一一座有限制性的山峰。 王阳按这材料,带着进入主殿,里面很广阔,装饰十分豪华,粗大的玉龙柱上面雕刻着一些能够保存灵力的阵法,十分神异。 “这大殿,是我这几年来积累的资源,自己修建的,当然宗门也提供了一小部分帮助。”王阳道,神色之中带着傲然,其阳丹殿的辉煌程度,足够比得上王宫了,如果去凡尘选三千妃子上来,也未必不能过一把皇帝瘾。 但是不知道是这个王阳洁身自好还是其他的原因,宫殿里面空无一人,甚至连个贴身侍女都没有。 “这阳丹殿里面,暂时只有你我二人。”说这话时,李天愈发感觉这个王阳有些怪异。 “你不必拘谨,随我来炼丹房便可。” 李天心里面防备又高了一分,跟在王阳的后面,听他介绍。 “这里共有丹房十二间,除了平日里我使用的三间大丹房,还有九间都是小丹方,你现在不过练气二层的修为,想要炼丹,还得借助地火。”王阳说道,李天压制了自己修为,外人很难看出来。 “等你在此地学上一俩年之后,熟知此地地火的规律,就可以自己尝试炼丹,你性格木讷,多磨一磨,不用着急的。” “切记不要像我之前招募的几个丹徒,都坚持不了,自顾回山下做药童去了。” 王阳说道,带着李天来到炼丹的主丹房。 主丹房里面刻着很多复杂的阵文,多处有大阵的波动,其一是为了防止药力的挥发,其二就是为了防止炸炉。 丹房的中央有一尊巨大的丹鼎,通体呈现一种红色,三足坐落于地上,鼎身三方都有一个设计成龙头的通火口,炼丹师的“灵火”就是通过这里进入其中。 而在鼎盖中央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那里面就是投入灵药和收丹的地方。 丹炉上面雕刻着一些小小的阵法,十分玄奥,可见制作者的良苦用心。 此刻巨大的丹炉正在运转,经过灵阵的接引,无尽的地火从地底里面喷涌而出,流转着一种炽热的高温。 这个王阳,即便是离去参加药童的考试,也在炼丹,也不怕出现意外炸炉。 “丹药快成了,应该是能入品阶的丹药。”王阳说道。 丹药的等级也分为天地玄黄,入品阶那至少是黄品丹药,十分珍贵的存在。没想到,这个王阳本身就炼制出了一炉,还算是有些本事的。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听见丹峰的左边方向传来一声轰天炸响,整个丹峰仿佛都被震动了一般。 “该死的老疯子,又炸炉了!”王阳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