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迷一样的局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145章 迷一样的局

下午两点,唐婉把车子停在了云顶酒店的门口。 很明显,今天的她是经过细心妆扮的,全身都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质,配上那妖娆的身材和精致的脸蛋,就连大堂里面盛开的花都有些失色。 “李先生来了吗?” 唐婉走过去,对着大堂经理问道。 “李先生在半个小时之前就已经来了,目前在408房间。” 大堂经理恭敬的回应了一句。 “嗯?408房间?” “是的,您的秘书亲自过来安排的。” 听见唐婉的疑惑,大堂经理马上回应了一句。 而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唐婉心里的疑惑就更大了。她根本就没有安排什么408房间好不好,今天她和李天约定的地点是自己的办公室,主要是想要在这边见面,然后带李天去别的地方,秘书怎么会突然间去安排到408呢? “那带我去408吧。” “好。” 在大堂经理的带领下,几人乘坐电梯很快就到了四楼。 在408门口的时候,唐婉下意识的就准备去拉开门。可是想到这种门是不可能拉开的,于是就敲了一下。 “李先生,在不在?” 毕竟身边还站着大堂经理和一个服务员,唐婉也不好叫别的。 可是足足过去了十秒钟,房间里面都没有传来任何的动静。 “你确定李先生在这个房间里面?” “嗯,是前台的雪琪带过来的,我在前台的监控上面也看见了,不会出错的。” 大堂经理很认真的回答了一句。 “那你去把备用的房卡拿给我。” “是。” …… 三分钟之后,大堂经理拿着备用房卡走了进来,甚至都不用唐婉说,她自己都主动打开了房间的门。 而就在打开门的一霎那…… “啊……啊……” 原本一半的身体已经进去的大堂经理,突然间尖叫起来,紧接着整个身体踉跄的往后倒去。 站在门外的唐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那个大堂经理慌忙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结结巴巴的说道:“死……死人了!” 轰…… 下一刻,唐婉就冲到了房间里面。 鲜红的床单,一名上身赤。l的男子呈现一个大字躺在上面,胸口c着一把匕首,只剩下一个手柄在外面。 而那个男子,正是她喊来的李天。 …… “小姐,我给你煲了一点j汤,你趁热喝点吧,你已经两天都没吃饭了。” 在医院门口,王妈拿着保温桶站在林依的面前。 此时的林依早就没有两天前的光鲜了,脸色苍白,嘴唇发干,就连头发都有些散乱。 眼袋已经出来,这种东西坚决不可能出现在一个美女身上的。 “我不饿。” 声音有些沙哑,这两天的时间,她最多只是喝一点点水,因为她对面的病房里面,躺着一个对她十分重要的人,她老公。 “小姐,我知道你现在很担心姑爷的情况,可是你再这样下去,身体会熬不住的。我相信姑爷吉人自有天相,肯定能够渡过这次危机的,你可千万不能先把身体熬垮了啊。” 看到病床上面的李天,王妈心里也不好受,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差点昏迷过去。 自家姑爷总是笑呵呵的样子,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样,按照他的脾气,也从未去得罪过谁啊,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事?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王妈,我感觉自己好没用,你知道吗?上次老公把我从死神的手里救了出来,有他在我就从来不担心安全问题,可是他突然间不在了,我该怎么办?” 林依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这一段时间真的是她感觉最幸福的时间了,虽然李天压根没有一点绅士的样子,也压根不知道礼貌是什么东西,可她发现自己就是喜欢上了这样的李天。 整天没有正形,整天口上花花,但是她能够真切的感应到李天的内心世界。 那是爱在发芽,而且在以最快的速度成长为一棵大树。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间传来了噩耗,一个让林依无法接受的噩耗。 即使被最快的时间送到了医院,可是两天两夜了,依旧没有度过危险期,林依甚至连病房里面都不能去,都不能去跟李天说说话,给他打打气。 “不会的,姑爷肯定会好起来的,王妈已经给你们选好日子了,就在下个月中旬,小姐你前几天不是还让我给你注意婚纱店吗?这些我都记在心里了,马上就能找到了。” …… 而此时的唐婉,心神不宁的坐在自己办公室里面。 说真的,当那天她看到那一幕之后,也几近昏厥。 她第一时间把李天送到了医院,可是根据医院的反馈,情况不容乐观。 伤到了要害,即使送来的很及时,手术做的也很完美,但是能不能醒过来完全看天意。 事后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林依,林依来了之后她就走了,毕竟身份不合适。 但是她绝对不会忘记一件事,那就是到底是谁把李天带到这个房间来的。 她没有直接叫警察,而是打电话让刘三全派来了几个专业的人员。 最终确定,房间里面曾经燃烧过一种迷香,而且根据现场的情况以及那把匕首上面留下的指纹和地上扫描到的印记,可以判定房间里面之前有一个女人。 那个叫做雪琪的前台接待突然间消失了,监控里面确实显示在唐婉来到这里的十几分钟前,有一名女子从里面走出来,只是那女子很巧妙的避开摄像头,并未拍摄到正脸。 “老三,我必须要知道那个女人的信息,还有,那个叫雪琪的女孩也必须要找到!” 唐婉第一次这么强硬的和刘三全说话,刘三全听到之后只得答应下来,派出了大量的人员。 得知刘三全那边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之后,唐婉坐在椅子上面沉思了许久,最终再次拿起了电话。 这个电话和她平时用的不一样,是一个卫星电话。 “我把一个人的侧面照片给你,哪怕翻遍全球的数据库,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否则你们以后别想从我手里拿到一分钱,我养你们也没什么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