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 生命波动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第1290章 生命波动

富贵险中求!最终,李天决定下来。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他明白,灵心既然要消耗这么庞大的能量,如果错过了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那么以后,李天去哪里寻找这种良好的时机? 与其空抱着日后没有用处的宝山,还不如让宝山就这么开始发芽。 况且,就算是被南丹殿的人发现了,也不会对李天产生任何影响,毕竟没有谁知道,这俩颗灵心,是李天的。 想到这里,李天还是决定赌一把。 他没有再继续修炼,而是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到了灵心的上面,要是一出现意外情况,他就立马把灵心召回。 神不知鬼不觉。 就这样,南丹殿的弟子们不会知道,他们正拼死拼活的抵御着兽潮,而他们的后花园,正在被李天闲庭信步的“践踏”着。 “九龙鼎降下来的能量好像是少了很多。”前线,有弟子嘀咕,他们发现,无论是伤势恢复,还是灵力恢复,都没有之前,那么快了。 有细心的弟子抬头看了看一眼那巨大的丹炉,神情之中露出疑惑。 “我怎么感觉九龙鼎上面的光芒,变得黯淡了……” 多数人都察觉到了这一变化,但是就是没有人说出来,在他们的印象中,宗门至宝九龙鼎,其内的浩瀚能量,可是号称无穷无尽啊。 怎么可能消耗的这么快? “钟长老,我们觉得我们需要去探查一番,毕竟如果九龙鼎出了事,不是你我二人担当的起的。”唐素素开口,说实话,在宗门这么年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变化,内心也在踟躇着。 钟明面色凝重,就连腰间的美酒都没有顾及,对着唐素素点点头,然后腾空而起,准备上去察觉一下。 一边,李天见到一道长虹直奔丹炉飞去,他的心跳骤然加快,想立即将灵心召唤而出,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没想到,南丹殿的半步筑基竟然如此果断地出动,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他值得尝试着沟通,让灵心逐渐下沉,逐渐下沉,往丹炉底部沉下。 “咦,丹炉里面的能量怎么会如此紊乱?”钟明疑惑,他并没有看到灵心,眼前只有璀璨的金光,如一轮金日。 他开始细细地感知,但是由于灵心本就和金色能量同源的缘故,钟明根本无法感应到丝毫东西。 “没有外物进入丹炉,应该是丹炉自身的变化,传说这丹炉有灵,看来所言非虚。”见到这一幕,钟明放下心来,他觉得,九龙鼎表面会变得黯淡,应该是它自身的变化, 这时,唐素素也是凌空而来,仔细观察,也和钟明一样,没有任何发现。 “是我们多心了,宗门的顶尖至宝,只有筑基强者才能够略微看透。”唐素素叹了一口气,他们虽然已经踏入半步筑基的境界,可以傲视所有的练气修士,但是在筑基强者面前,那些都不算什么。 就这样,俩人的探查以不告而终。 李天紧张地看着上方的那一幕,他的心在打鼓,不知道俩位半步筑基的准长老是否能够看透九龙鼎,事实上,出乎他的意料,钟明和唐素素二人只是感知了一下便离开了。 他们很自信,不是对自己的实力自信,而是对宗门的镇派之宝自信。 九龙鼎有灵,能自动攻击有敌意的人,如果谁真的再打九龙鼎注意,九龙鼎应该不会那么安静,没有反应。 这是二位半步筑基的想法,但是他们不知道,灵心本身就是一种能量,和九龙鼎里面能量同源,甚至是更高一级。 见到俩位半步筑基强者的离开,李天悬着的心放松下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双眼中更带着期待,他很想要看看,俩颗灵心再吸收那么庞大的能量之后,究竟会发生何种奇异的变化。 想到这里,他脑海中又浮现出二位强者无功而返离去的身影,不自觉的又笑了笑。 他继续盘膝打坐,开始修炼,他觉得,如果自己能够有这么好的修炼条件,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就算是东无殇那种天骄,他也敢与之一战! 顿时的,李天心中升起了万丈豪气。 不过,这机会能有几个时辰就不错了,别说可以修炼一个月的时间。 嗯?突然,就在李天修炼之时,他察觉到俩颗灵心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波动。 这种波动,就好像是嫩芽破土而出,蚕蛹破茧成蝶的那种蜕变。 他感觉到,俩颗灵心,尤其是木灵心,竟然像是在慢慢苏醒,开始有了一丝丝的生命波动。 这种变化很是奇异,明明是俩团能量体,再吸收充足的能量之后,它们竟然开始向着生命层次蜕变! 并且,这种层次的蜕变随着吸收的能量越多,开始变得愈发明显。 李天再次终止了修炼,双目迸发出精光。 他感觉,灵心此刻不再是灵心,竟然隐隐有了像树苗一样的生命波动!! 莫非,它真的还能发芽,成长为五行树不成? 这个发现,让得李天十分的振奋。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李天这一次,无异于捡到了重宝,本来得到灵心时,他没有想过可以栽种成功,毕竟这玩意儿,在天元大陆上基本就绝迹了,怎么可能随便培养而出。 而刚刚发生的这一幕,让他看到了一条路,一条镇派灵药成长的路途! 哪怕是以李天的心性,他心中都开始激动起来,他知道,有了这东西,或许以后的修炼资源,有了着落了。 但是在这时,忽然,他看见月空灵朝着他这边而来。 “大魔王,可是修炼够了,师叔让你准备好,开始启程。”月空灵说,白衣飘飘,宛若一块绝世美玉。 特别是,这一次她的俏脸上带着一丝狡黠的意味,又想着怎么整蛊大魔王。 “大魔王,你对我的声誉造成了严重影响,所以,你该怎么赔偿我?”她从来就是那种不服输之人,在李天手上吃的亏,她可都还记得呢。 “怎么陪?我直接陪你就行了,你要一辈子都没事儿。”